北行记---永远的记念

杨宜珍

经过一年多的反复填表、等待,终于赴美签证通过了。亲朋好友都来道喜,我也觉得即将结束这空巢生活迎接天伦之乐而喜。但却又出现了一个迫切的愿望,尤其在去深圳见到五位同学,居然有两个中风后遗症—行动不便。那末,在赴美之前我一定要去北方看看在那儿的大多数老同学、老朋友、老同事。开始,孩子们不同意,怕我累着,於是,我制定了一个详细的计划并说明我们都这把年纪了以后难得有这个机会,不然的话我会遗憾一辈子。孩子们被我说服了。但有两条警告:一是不要太累,二是不要激动。

5月9 日我乘南航3103航班飞北京。到住所即电话和要会见的亲友们约定。於是天天按计划进行。小东请五天假,天天开车陪我。

10日在中土大厦会见中学校友有德洪、清熙、丽珠、宝惜、素良、依霞、玲芳、小蔡。我班的淑风、圣信、慧真还在美国没回国。

11日早先去中央音乐学院接叶佩英一同到致公党中央会见罗豪才主席,杜宜瑾付主席也在座,主席请我们共进午餐,然后领我们参观新址。北京的民主党派不是集中在一起,而是各自有大院和办公楼,雄伟壮观。佩英是致公党中央常委,全国政协委员,以前我俩不来往,但她和老黄常在一起开会,老黄出事之后,她每年春节都打电话给我,如到广州她一定没法看我或到家来从此,我们成了好朋友。这次她送我一个cd 录有她唱的的歌,其中一首是”我爱你,中国”回来之后我天天放来听越听越亲切我会把这带在身边。。。当天下午到彭学敏家。宋国秀就住在一个院内,带个大口罩。 彭学敏在陈恩惠同学去世后精神恢复得尚好,和儿子一家生 活,儿孙们都很孝顺。宋国秀体弱多病,看她那个样子真叫人心疼。与她们抱别时我第一次激动了。

12日开车一个半小时到密云去见老朋友梁斌和老杨,一路上风景宜人,花草树木很多,路灯各式各样五颜六色很美丽。空气也很新鲜,给我的感觉就像到了珠海一样。想起五十多年前曾陪同父母参观密云水库,景象已截然不同。

13日10点30分到北医大餐厅会见大学同学。出席者有:李泰然、李锦荣、李顺成、周家琴、施洪生、罗风珍、李崇华、申嘉廉、陈婕、赵文栓、白克敏、卢义侠、李万镇、李淑文、郭纲婉、曹佑民、高淑能、刘俊英、洪纪平、白曼颐、郑淑容、郭维芳、孔祥涛,共23人。我指名要见的高淑能来了。毕业后我们还没见过面。她没变,我记得每次暑假我和杨佩宜常住他家,她父母很热情接待,她有一个患小儿麻痹的弟第。我特惦记着这个小弟,叔能告诉我小弟已60多岁了,生活得还好。大家见面又握手又拥抱久别重逢的友谊弥漫了正个空间,各科同学分别和我拍照,这时我感到头晕心跳加快,赶快坐下镇静,拿出丹参滴丸来含,自已心里说不要激动,不要激动。

和同学惜别后,因和姑父一家约的是晚上见,下午这段时间小东建议去上天安门城楼,登高远望,天安门广场、人民大会堂、军事博物馆历历在目。长安街上车水马龙。这就是毛主席向全世界宣布: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了的地方。想想自已57年前投奔新生的祖国,我和祖国一齐成长,57年来我见证了祖国从半封建半殖民地的废墟上建设起,目前的国际地位提高经济繁荣昌盛,政治隐定和谐发展的大好形式。而今我又要出去异国他乡,心里百感交集,有说不出的酸楚难受。。。但是我已经把美好的青春献给了你,我的祖国,我永远爱你。

14日10点40分乘南航6206航班飞哈尔滨。老同事永旺、启明来接机,这是一部崭新的奥迪车,由永旺的二儿子小毅开,以后在哈尔滨的五天,全由他来为我服务。

15日在我原来工作的医院会议室集合了31个老同事,多年不见又是一番激动。医院的许院长来讲了话就走了。我们一面吃着糖果,一面叙旧。我和大家一伙一伙地拍相片。中午到一个饭馆吃,都是地道的东北菜;小鸡炖磨菇粉条、地三丁、合家欢、拔丝地瓜、拌凉菜等。最后还在医院院子里拍摄集体相。当天就洗出来了,是个好纪念品。

16日本来是访哈工大老黄生前的老同学老同事,但大家都退休回原籍养老去了,还好找到他们还在哈市工作的子女来相见。孩子们都称呼我大娘,因为老黄在同学当中排行老大,当年父辈们的纯真友谊,给孩子们留下深刻印象。我和他们一个个拍了相片。

17日先去铁岭街看秦慧生。因她前几天跌坏了右足。中午聚餐来的只有余章风、戴旭东、岳林、吕德滨、韩金鉴、冯云。冯云是同学冯秉智和程应钿的女儿,她一直和在哈尔滨的叔叔阿姨有联系,现在42期同学网上也很积极,深受大家的喜爱。我很希望我们的下一代都向小云学习。我和余章风数了一下,哈尔滨的同学这些年去世了十位,可见人生短促,我们活着的只有为他们默哀,怀念他们。

18日我们一行人开两部车到江北,记得以前带孩子们到江边游泳,都是一家家在小树林里地上铺上床单吃香肠面包的情景。现在已经被美丽的太阳岛景观代替了,门票30元。景点有水阁云天、中日友谊纪念馆、松鼠园、鹿场、瀑布等,真是旧地重游,但已是面貌一新了。

19日按北方人的习惯,下车面条,上车饺子。今天下午我就要离开哈尔滨了,老段夫妇在东方饺子馆设宴请。到了十多位老同事,然后大家分乘三部车送我到机场。当大家一一握手告别时,我又激动了。只听得永旺在喊;大姐别激动别激动。我克制自已。我在哈尔滨电机医院工作了28年,这些老同事我们一起建院,平日里除了门诊病房我们搞防病治病,下地段给孩子们送预防药,麻疹流行时设立家庭病床。工厂生产忙时我们不分科室背着药箱下车间,在共同的实际工作中我们建立了深厚团结的友谊,现在有的已经去世,健在的能不珍惜这个友情吗?大家依依不舍,互相叮嘱:保重啊,后会有期!

到沈阳已是傍晚,高岩举着我的名字牌到机门口接我,秦总夫妇出差去了我就住在他们家,司机和汽车归我用。

20日中午是大学同学聚餐,上午先到姜若兰家接汪天柱,一同到齐金吾家看张世樵。张世樵十多年前得心梗抡救后恢复得还不错,近年又中风,现在行动不便,失语,但神志清醒,看见我们先是流眼泪,后来一直笑,那个样子好可爱。我们拍了一张很值得留念的相片。接着齐金吾带我们参观他的庄园,有葡萄架子,各种果树,名花,瓜菜,一派田园风光,真美。然后我们去icu看王世光,他身上插着那么多管子,已经两个多月了,见了我们只说一句话:请你们帮我说说,让我回家吧。从icu出来,我一阵心难受,眼泪夺眶而出,感到眩晕,跌靠在齐金吾身上。聚餐是在城市酒家,到会者有齐金吾、李祖卿、丁罗兰、武盈玉、钱宗薇、王慧贞、李崇芳、石桂荣、伍君壁、高秀清、王跃山、张素芬、袁贤赵、建良、吴溪、柳林、柳长祁、汪天柱、陈俊青、关仲英、程志瑜、肖立德、熊第志、孙庆丰、何三光、李振武,共28人。大家交谈,气氛热烈,最后在满汉全席的扁额下拍了照。这也是象征着我们大团园。散场后,武盈玉带我和天柱去看张家镶老师、老师红光满面,精神极好,还在做学问。我们还参观了新建的二院,各馆所分布有序,和原来完全不同。尤其图书馆很现代化。最后,把我同年同月同日生的妹妹,送到火车站,我没下车,只说了再见,不敢看她,又要激动了。

21日上午到东北大学李玉娟家,她是和我同一只船漂洋过海回到祖国来的,在东北大学学的采矿系。毕业后留校任教,工作出色,曾茯有贡献的女科学家称号。爱人是系主任也是个有学问的人。可惜唯一的女儿前几年得脊髓空洞症去世,现老两口和外孙女生活。我们这些五十年代初期回国的海外赤子,有参加东江游击队,土改工作队,只有少数上大学,各行各业都有,命运各不同,结局也相差很大,现在健在的大都能享受退休待遇,晚年还算幸福。如果有人能采集资料,为我们写一本纪实文学,该是很精采的。

22日和婉文去世博园,真大。据说有246公 ,各国的名胜古迹,风俗特征应有尽有,还有各种园艺,如郁金香园、牡丹园真是美不胜收。在回程机上,有幸坐在头等舱第一排靠窗位子。飞机是在云层上,有如雪白的地毯也有的像大小起伏的山岗。另有一番风景。17点50分飞机正点到达广州白云机场,我凯旋归来了。

结束语

此次北行,目的是很明确的:看老同学,老同事,老朋友,亲戚老师。因日程安排紧密,事先用电话都打好招呼,以集中聚餐为主,再个别探访年老体弱的。在北京集中见到大学同学23人,中学同学8人,家访同学亲友17人。到哈尔滨大学同学聚餐见6人,老同事聚会一次,聚餐五次,见85人次,老朋友聚餐一次会见12人,家访5人.到沈阳大学同学聚餐会见28人,家访5人。不算重复见面的,总共会见149人,统计到这个数字,真的好开心呀!我完成了心愿,可以不遗憾了。在这里特别要感谢接我送我为我安排一切工作的好朋友,好同学,感谢来与我会面的同学们亲友们,感谢孩子们对我的支持和理解,感谢我自已能勇敢地坚定地完成此次计划,我这次14天的北行记,将作为我永远的纪念!

2007年6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