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疸追踪

杨宜勤

回想起来,牧师可能在三月间已经病发,那时他不时申诉胃胀,有胃酸倒流,我们以为只是胃不舒服。我自己一向都有胃酸倒流的毛病,还笑他:“你现在也开始有我这个毛病了。” 给了他医生给我的胃药吃,但他一直不见好。

一直到4月7日星期二,他还去东福乐龄聚会讲道,星期三傍晚也还下楼游泳,但晚餐后就开始不对劲了。他一直申诉胃痛,且一直痛上胸口。当晚他睡不着,隔天又感到同样的疼痛。 4月10日受难节早上,本想去华语堂与同工拍全体照以作华语部55周年特刊,没想到他疼痛加剧,只好去看医生。陈镜洲医生一看,神色凝重,说:“牧师,你整身都黄了, 因为你是牧师,我不怕告诉你,这可能是癌症或其他问题,可大可小,对不起,我要立刻送你入院检查。”

经过初步扫描,肝脏专科医生,还很肯定地说有石头生在胆管里,如果抽不出,就要开刀把胆割除。但是4月13日,外科医生看了牧师的X光片后竟找不到石头,石头不翼而飞, 无影无踪,医生们说可能已经排出去了。很奇妙的,这天之后,牧师的疼痛也消失了,真不可思议。到如今,这“石头”还是一个“谜”,我们说是上帝听众牧师、同工与兄弟姐妹的祷告,把它拿掉了。

然而牧师的黄疸却加深了,因此不得不继续作深入的检查,结果得到一个好消息与一个坏消息。好消息就是除了有点“脂肪肝”,各器官及血液都没问题。坏消息就是找不到黄疸发作的原因。

于是牧师在4月17日暂时先出院,静观其变。4月21日复诊时,黄疸指数上到400点,牧师全身黄透,眼白也黄到发青,尿液浓至茶色,全身疲乏,吃不下,睡不好。于是, 只好预备作最后一步检查,那就是肝细胞检验。医生还说如果黄疸再上就得服食一种很强的抗炎药,带有一定的副作用。

4月28日再度入院,29日作了针吸肝脏检查,打了三支麻醉针,牧师说真是痛澈心肝,急呼主耶稣与他同担痛苦。原本要住院三天,但因甲型H1N1流感的发生,牧师经过6个小时的休息, 情况稳定后就出院了,第二天医院就紧张戒备起来了。感谢主!

接着几天,牧师依然疲乏无力,胃口很差,每吃两口就吃不下。直到5月7日,思凯念及爸爸这么久没去教堂,很需要牧者来祷告与施圣餐。于是黄念开牧师、 东福的同工高师母与于兰来为牧师祷告并施与圣餐。很奇妙的,当晚,牧师竟吃完了一碗苦瓜米粉汤,原来领圣餐真有这么大的能力,哈利路亚,赞美主!

5月8日回医院复诊,感谢主,黄疸指数从400多下降到313,肝细胞的报告也清楚显示肝脏没问题,医生的结论是药物性影响肝分泌不出胆汁所产生的黄疸,可说是药物中毒, 既然已经开始下降,等毒素清了之后,就会慢慢好转,也就不用服用先前所说的抗炎药了。感谢主,带领我们一关一关地过了。在仰望神及信心的盼望与交托中, 我们一家人深深体会到神的保守、恩典,以及众弟兄姐妹的关怀与爱心。

诗篇105:4节:“要寻求耶和华与祂的能力 ,时常寻求祂的面。”7节:“祂是耶和华我们的上帝,全地都有祂的判断。”我就是用这两节经文为牧师祷告,我说: “上帝啊!全地都有你的判断,我将他交在你的手中,他身体里面到底出了什么问题,就由你来判断吧!”

5月10日母亲节,孩子们买了食物回来庆祝,晚餐前牧师带领我们一家存着感恩的心领了圣餐。接着,牧师一天一天开始有起色,慢慢地比较有精神,胃口也开了, 会要求吃他想要吃的东西。5月22日再复诊时,黄疸指数下降至100了。神应许他“将会重新得力,展翅上腾”,相信他好好休养,7月将可以“重出江湖”,回到教会讲道服侍了,哈哈,感谢主!

整个过程,让我们一家再次认识到人的生命是多么的脆弱,平日看似健康有力的人,身体上一出现某些毛病就一蹶不振,由不得你不停步下来,我们身体是神所创造的, 各器官的大小、位置也是神所安排好的,多一点、少一点、大一点、小一点,都是会产生问题的。可见人是多么的渺小。我们的生命在上帝的手中,掌权的乃是耶和华。

数算神的恩典:

⑴ 事情发生在我去北京游玩之前。(本来已约好与诗班几位姐妹在4月13日去北京)

⑵ 我刚好今年退休了,可以照顾他。

⑶ 因为“痛”,牧师才会去看医生,才知出现黄疸,及时入院检查,三天后石头不见了,痛也消失了,真奇妙!

⑷ 住院过程在“H1N1”流感来临前。

⑸ 虽经过数次检查以确定病因,但每次祷告交托心里都有平安。

⑹ 神让黄疸指数即时下降,不用吃那强烈的抗炎药。

⑺ 因着这次病痛,我们一家的信心得到操练,思盈最有信心,安慰我说:“妈咪,不用担心,爸爸不会有事的,我每次为他祷告,心里都有平安。”他每天早晨七、八点就陪我到医院,聆听医生的解释并作各样的安排。孩子们对父母的关心与照顾,令我们感到很欣慰。

⑻ 弟兄姐妹的关心和代祷,令我们无限感激,尤其是乐龄的弟兄姐妹,他们规定每晚9点到10点,特别为牧师祷告。连我不信主的二姐也叫我们要祷告。上帝真是听祷告的主。这印证了祂的权能与慈爱恩典。

⑼ 因这次的病,牧师发觉得了糖尿病,血糖的高低很不稳定。在病发严重时刻,第一次出院在家时,我们也不知他血糖的高低,真是感谢神的保守。4月28日再次入院时,才发觉当天血糖竟然只有3.6,他也出现了一些状况。过后,医生告诉我们,一个人的血糖低于4 是很危险的。

⑽ 从头到尾,牧师没有动过手术,真是感谢神的保守与恩典。

万事都互相效力:

⑴上帝要牧师休息,牧师才能安静在家。他考虑明年70岁感恩出书,半夜病痛睡不着时,都在书房打稿,点点滴滴在写着。

⑵经过全面检查,才知道身体的健康状况。

⑶牧师住院期间,有一段小插曲的见证:

一位乐龄团契的姐妹的先生因患直肠癌,动了手术,刚好住在牧师楼上。那位姐妹曾几次下来探望牧师,并以英语为牧师祷告。后来,我也上去探望她的先生并以华语为他祷告(他们是受英文教育的)。出院后的一天,这位姐妹打电话来,对我说:“牧师娘,很谢谢你,几十年了,我一直叫我的先生信主,他不肯。现在他说,你与他并不熟悉,却愿为她祷告,并关心鼓励他,他要洗礼了。”哈利路亚,感谢赞美主,这实在是“万事互相效力,叫爱神的人得益处。”这位先生曾与太太参加过几次乐龄营,我相信福音的种子早已撒在他心里,我们只要肯付出一些,圣灵就会与我们同工的。

另外,令我很感动的是,平日都是牧师去探望会友并为他们祷告,这次牧师病了,有些前来探病的会友也为牧师祷告,真谢谢你们!

东福乐龄聚会的牧师、同工来为牧师施圣餐,起初他们还犹豫,觉得牧师是他们的长者,这样做是否“可以”。然而,我觉得我们在主里互为肢体,不应分彼此,理当互相关怀、扶持与代祷,以成就神的事工,阿们!

诗篇29:10-11:“洪水泛滥之时,耶和华坐着为王,耶和华坐着为王直到永远。耶和华必赐力量给他的百姓,耶和华必赐平安的福给他的百姓。”阿们!

2009年7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