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载《羊城晚报新闻 2002-11-25》

退休医生十载情牵智障孩子

为了这些脆弱的小生命,她创办了广州首家智障儿童幼儿园,还三次赴海外“化缘”……

  又是周二,中午,年届古稀的杨姨从医院专家门诊下班后,匆匆赶往新运幼儿园,去看望她的45个孩子。

  这是一个特殊的群体,45个孩子都是智障儿。六年了,杨姨每次门诊后,都要来与孩子们相聚,风雨无阻,她和17位老师精心地关爱呵护着这群脆弱而可爱的小生命。

  一说起幼儿园和孩子们,杨姨就滔滔不绝,每个孩子都如数家珍。她说,孩子们给了她丰富的快乐与感动,“我和我的孩子”的故事,几天也说不完。

  弱智中心开始爱心事业

   

  杨姨叫杨宜珍,退休前是广州市第一人民医院儿科主任医生。40多年的儿科临床工作,杨姨对许多新生儿智障肢残感触良多,“不少家庭眼睁睁给拖垮了”。

  1992年9月,杨姨与医院合作创办了广州市弱智儿童保健咨询服务中心,并对100多名智障新生儿跟踪治疗研究。杨姨说,很多智障患儿的家长不愿配合,每天下班后,她便翻阅患儿的档案材料,逐个打电话游说家长,没电话的就写信。

  为了训练孩子,杨姨和孩子们一起玩玩具、踢球。一个来自罗定的小女孩,六岁了还不会说话、不会走路,甚至不会叫爸妈,当地医生说“没得救了”,在“弱智中心”治疗不到两年,不但能走路,还会唱歌了。父母来接她时,孩子亲切地喊“爸爸妈妈”,夫妻俩激动地抱着女儿流泪失声。

  办不成幼儿园死不瞑目

  一些孩子经弱智中心治疗见了成效,但杨姨心中一直有个遗憾:门诊无法进行日常训练和专门治疗,有的也因家长工作忙而中断治疗,弄得前功尽弃。于是,她萌发了办一所特殊幼儿园,救护弱智孩子的想法。那年,年过花甲的杨姨刚退休,不少亲友劝她,享享清福算了。

  杨姨却在儿童福利会的会议上立下“军令状”:“不办成这幼儿园,死不瞑目!”这样,资金、选址、生源……一大堆问题,一下子摆在了杨姨面前。

  跑!杨姨横下一条心,跑地、跑钱、找合作者。在市妇联工作人员的陪同下,走街串巷,全广州城跑。后来,杨姨找到了现在的“黄金搭档”刘丽琼园长,两人一拍即合。

  只有七个孩子的幼儿园

  1996年5月,广州首家智障儿童幼儿园成立。

  杨姨按“弱智中心”的门诊档案,给260名患儿发出了260封信,欢迎他们来园进行康复治疗,但半年下来,只收到10封回信,仅有7位父母将孩子送来治疗,结果大出意料。无奈之下,杨姨把幼儿园的招生简章发给在各地医院所有认识的朋友,寻求帮助,但没有收到一封回信。

  第一年,这所“特殊”的幼儿园只收到7个孩子。园长说,那年大亏,要不是杨姨盯住不放,差点就散了。

  第二年,幼儿园又遇到新难题。一些家长下岗,家境困难,园里一下走了十几个孩子。杨姨说,花在这些孩子身上的心血要白费了。于是,四处奔走呼吁,向市长打报告,给单位打电话,“四处化缘”。

  广州市政府批了10万元,残联、妇联、社会各界等纷纷捐款,幼儿园用这些钱设立了“康训助学金”,孩子们都回来了。目前已有55位孩子成为助学金的受益者。

  为孩子三次海外“化缘”

  在杨姨家里,有一件她最喜欢的“信物”——幼儿园孩子们的照片。杨姨说,为了跟踪研究,她保存了很多新生儿的病状照片,有的孩子康复回家后,还特意寄来最漂亮的照片给她。

  杨姨每次回新加坡探亲,都要带上这些照片,每逢亲友聚会、校友活动等,就给大家讲孩子们的故事,很多亲友听得簌簌落泪,解囊捐款。幼儿园的刘园长告诉记者,杨姨先后三次为孩子们赴海外“化缘”。每次到国外探亲,总忘不了到处参观慈善会、医院、福利机构,搜集书籍资料,孜孜不倦地钻研学习,还定期对园里的员工进行专业培训,为家长做智障康复的专题讲座。尽管劳累,杨姨说,一切都是为了孩子。

  爱心铺就孩子康复之路

  每周二的中午,杨姨都会到幼儿园看望孩子。每次看到杨姨,会说话的孩子就会大喊“婆婆好”,不会说话的则跑过来要杨姨抱抱。有一次喂一个孩子吃饭,旁边的另一个孩子居然“吃醋”了,用勺子使劲地敲饭碗以示抗议。杨姨说:“看到这么活泼的孩子,真的不愿相信他们是弱智儿。”

  广州的小子明看杨姨的门诊时快一岁了还不会坐,入园四年学会了表演节目,有一天,杨姨一进门,小子明就跑上来,“婆婆,我要上学了,我报名了”。现在,小子明已是小学二年级的学生。据悉,目前已有数十名孩子的智力达到或接近正常水平,有些已顺利“毕业”,开始了求学之路。

  本报记者 孙朝方 实习生 陈浩勤

  人物小档案

  杨宜珍,新加坡华侨,1950年回国,新中国第一代大学生,退休前在广州市第一人民医院儿科工作。热心弱智儿童康复治疗事业,多年来为弱智孩子呼吁,倡议创办广州市第一个弱智儿童幼儿园并任医学顾问。先后获市热爱儿童先进个人、市爱心奖社会热心人士、市儿童之友、市百佳老人、全国归侨侨眷先进个人等荣誉。


Home 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