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之始


一年之始最为忙碌。日记变成一周两周后的追述。琐碎不成章。堆砌于此。

1月

  • 和 KN 与 CN 及她夫婿在虎豹别墅吃晚饭。数十年未曾游该地,原来增添了个迷你华侨历史展览馆。饭后带他们到宝馆。当晚倾盆大雨。

  • 午餐带领 ml,fh 和 Irene再到虎豹别墅。本来是 fh 要请客,可她是美国来的客人,怎么能让她请?后来还是因为信用卡折扣的问题让ml 付了款。 ml 刚刚升职,也是应该的。fh 越来显得絮聒,整餐饭都是她一人说个不停。我看平日左右话题的 Irene 有点失落,不禁好笑。我想我偏爱 ml 的朴实厚道。

  • 托秀华花店明天给四姐送了个水果花篮祝她的六十大寿。晚上在宝馆过夜。因为明天那位看风水租房子的 Robert 就要搬家具来了。

  • Robert早早便来了。看情势我打消了分两天搬开自己的东西的念头。Robert 笑嘻嘻地offer 免费把东西运到 Citilink,包括 AP 要的小床和老卖不出的雪柜。Robert 也把包装的盒子送到 38 号。 虽然他盛情拳拳,我也顺了他的心思,同意他们就住下来。但心里还是有点纳闷,怪罪 Patrick 没把事情交待清楚。

  • 到宝馆办hand-over。就差水电费还没有换名字。Patrick 也没有表示他还会跟进。

  • 去Delfi取新眼镜,两副$450。完后到Reb店内,和她开车去接Cons,利用车上的时间谈话。她说不准备赴NY90晚宴,因为不喜欢那种场合。当时我没说什么,回来想想,我收到晚宴预告时,即刻准备参与,完全是义不容辞的一种反应,喜欢不喜欢那种场合,没有思索。

  • 尤娲在Equinox Level 70 Swissotel 吃下午茶。交谈融洽。GC替我付了费用,说请我。

  • 猪儿又把车子的后退接触侦查钮嚼碎。这狗儿是不得不走了。女儿上网发消息,一对印度籍的留学生, 两百元带走了。答应一年后可以再卖回来。 还是有不舍的感觉的。可恶又可怜,唉,这猪儿 !

  • 在碎纸机前忽然想象了个恐怖小说的桥段。

  • 和 KN 吃晚餐,然后听 SSO。二胡手技艺非凡,只是音乐太阴沉了,有点莫名其妙。其他音乐也不甚喜欢。哎,这两张票子是免费得来的,要求还是放低点吧。

  • 大儿子与女友赴港旅行。

  • NY茶叙会。原来冰慧的妹妹真是我教过的学生, 还是在我辅导班里的。让学生如此对老师没有印象,惭愧呀!
    来了四位姐妹校友,有两位还是读工艺课程的。小妹妹的大女儿小六毕业后只能上邻里中学,报名第一天就受到揶揄嘲弄。所幸当妈妈的小妹妹头脑开明,继续鼓励孩子,结果得以上好的初级学院。

  • 和 Mei 通电话,了解了她的IT需求。
    如果当初没有全心投入尤娲的网站建设,不倦不悔地教给这群新朋友,也就不会过得到她的如此信任。犹记得一次开会,谈到某条信息需要更新,快人快语的她已经知道我不喜欢拖拉,对大家说:哪,我打赌她一定今晚回家马上就做!我回应说:嘿嘿,你错了,我明天早上才做!引来大家一阵笑声。 。

  • 把 Mei 的IT需求交待 K 去跟进。
    也许这是把定源资金带进 Dw 的开始。当然,我们更大的目标在于那个远程医疗的事业。

  • 还是给 Patrick 以电子转帐存入1千元佣金。

  • 大儿子归来。问他可有吵架。他咧嘴笑。小口角没关系,增进了解。

  • 27日-31日有事,此略。
2月
  • NY历史书会议。LN 突呼: 这个陶行知不知道是谁啊,好像是跟我们有关系!我正错愕,蔡校长两句话打发开去。
    不重要吧? 嘿嘿,那位新校长也不认识陶先生呢!

  • 给CL发了一封信。

  • 杨烈国回应李玮玲对生物医药科研的批评,好像说她不在其位,却大肆厥词。我想,不在其位就不能说话了吗?这不是社会知识分子应该做的吗?社会上又有多少个像李玮玲可以说出那种专业知识的话呢?

    忽然想到前年的CL演奏会和两位校长的过招。那不就是一场在其位的人无动于衷,而不在其位的人反而热情以待的经过吗?
    一早就接到CL的回邮: Absolutely。她答应了。

  • “不在其位”其实是早报的用语。杨烈国真正说的是"a voice in the wilderness"。“不在其位”或者沉重一些,“不在其位,不谋其政”有种无奈的感觉。

  • 初一元旦。早上如常拜年于三户长辈家。下午如常和姐妹一起在家打麻将,吃,拍照。
    儿子第一次带女朋友和阿姨们见面。
    AC 回来过年。听说有了个新女朋友,新航空姐培训师,有钱,小他两岁。AC 是个好孩,祝他这回真正找到如意姻缘。

  • [写成<钟情舒曼>]

  • 学院春节午宴。幸运抽奖居然给我抽中个 DVD portable player。高兴了半天!

  • 把 DVD portable player 带上床,临睡前看于丹的《论语》。这机是不错, 只是蓄电量差了点, 不够看上两小时。


二零零七年三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