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难(2)



跟大宝的同学的母亲--也是才妈之一谈了话。她准备让她的才子转入高才
班,说才子本身也非常肯定要去;她问我:你担心什么?

我担心什么?

读过教育部的资料,愿意肯定高才教育的价值,更愿意相信大宝的才能不会
跟不上;不能接受的是A 校的条件。

N 校身处郊区,空气清新,绿意盎然,是学习求知的大好环境。A校在现址
不能比,两三年内它也不会搬;此其一。

N 校校规谨严,起立行礼上下课,数十年来如此。记得校歌里就有这么两
句:五育平均齐发展,堂堂地做个完人。两年半下来,还真没听大宝从学
校带回一句粗话。A 校能给予同样程度的德育么?我不能肯定。此其二。

华文在N 校仍是第一语文水准,在高才班里华文不是加强内容的科目,在
哪间学校便是哪间学校的华文水准。此其三。

当初我们找房子时,第一个条件便是要离N 校近,搬进新家才一年许,如
今却要捨近就远;不然便学孟母三迁?N 校离工作地点也近,大宝有什么
事,我几分钟便能到校。A 校肯定没此方便。此其四。

明年,二宝也上启蒙班了,本来盼望大宝能照顾弟弟,他一转校,两兄弟
便不能在一起。此其五。

客观考虑是如此,主观愿望又如何?

还没参加高才选拔试前,就对大宝表示不在乎他唸什么高才班。当然,那
时存着怎么会被选上的怀疑,因为大宝从没考进前十名,从没得过半份奖,
那里敢想当才妈。考试前他问: 不准备吗?不准备!我肯定地说。

“那我要尽力考好,还是要乱乱考?”他调皮地问。

“当然要尽力考好。什么事都要尽力而为!”

考完数学那一天,问他难不难?他说:难。有五六题是猜的。

我笑说:“就是那五六题考你是不是高才咯,猜不对就不是啦!”

敢情是让他猜对了!

到学校取那大信封那天,见到他一脸光彩,有数十对羡慕的眼光跟着他,
数十只小口不停地叫着他的名字。我问;你要去吗?

“去啦!”他有点央求地说。
“你不怕失去朋友吗?”
他没说话。

我开始跟他分析转校的坏处: 失去朋友啦,弟弟没人照顾啦,华文要退
步啦。。。

才爸后来和我带了他到A 校走走。不知道是否那拥挤陈旧的校舍让他生了
厌,他一路咕噜着:爸为什么要弄得这么特别?

几天在家,亲戚朋友进出都谈这事。或许他听烦了,一夜上床前,我又听
他咕噜:我但愿你们不要一直谈这件事!

大宝不以为自己有什么特别,不愿意人家特别对待他,这应该是好现象吧?
但他是真正懂事呢?还是因为考上高才班我们没给他奖励而只顾着考虑这考
虑那又迟迟不做决定?

。。。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