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难(1)




儿女当了明星,做妈妈的就被称为星妈;儿女被鉴定为高才儿童,做妈妈的
也自然可以被称为才妈。

接到女佣来电,叫打电话到大宝学校,第一个反应是:大宝会不会是出了意
外,紧张地拨电到校。

“哦,他被选入高才班,教育部有个大信封,希望你来取。”

放下电话,乍喜乍忧,急忙通知才爸:“糟了,大宝竟是高才儿童!”,说
完便想象他从椅子上跳上来的样子。

这是一项荣誉,为人父母,谁不闻之雀跃?

然而跟下来的日子要做的决定使我们困惑,烦恼,睡不安眠。

要不要接受教育部的安排,让大宝进高才班?

才爸说:“我们好比在替大宝决定终身大事!”

那段时日有天偶遇一位久未见面的朋友,本当从长叙旧,她见我心不在焉,
想必也带一脸愁容,明了说道:“你有喜难,等解决了,我们再谈吧!”

喜难乎哉!

接受安排,便要转A 校,路途远了一倍不说,功课负担会否加剧,大宝的
华文还否能保持第一语文水准?若不接受安排,是不是就此失去一个能把
大宝琢磨成闪闪发亮的钻石的大好机会?种种念头几日内在脑里反复辗转。
一直化不解

举家去美国前,就托姐姐代办大宝报名入学手续。自己是校友,报入心目
中的N 校不成问题。美国回来后,已是学年第二学期中,大宝插入启蒙班
后两个星期,回家来夸口说老师说什么他都懂,口口声生说他要上小一。
由他吵了几天,问起功课,才发觉也许真是浅了些。问校长可否让他转小
一,不得要领。最后鼓起勇气写了信到教育部,要求跳班。学校特地安排
了鉴定试,缴了五十元,由大宝去讲故事给考官听。放假前一个星期,得
到获准跳入小一的通知。于是借来小一的课本,利用那一个月的长假,给
大宝恶补一番。下半年一开学,大宝换上小学制服,踌躇满志地上学去。
年尾成绩揭晓,班上排名十七,总平均九十六分,顺利升上小二。以后我
再也没有为他的功课过分担忧过。

知道大宝聪明,但不觉得特别过人。读了教育部为才爸才妈准备的材料,
才觉得他或许有某些所谓高才儿童的特征。如他从小就喜欢和大孩子玩在
一起,他的无所不读:连百科全书都可以搬上床当睡前阅读品等等。但现
在他被说成是全国僅有的半巴仙高才儿童,才爸还真不敢相信。我则欢喜
若狂:教育部说的,不由你不信!

兴奋归兴奋,还是要冷静思考后才好决定。才爸却要这时出国。

明知道我不会同意让他做决定,他还是问:让我做主如何?我反问每一学
期大宝的成绩册谁签的名?现在这事怎能由你做主?于是他说拜拜,留下
千斤重的天平由我独称。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