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销在雨季


初次认识,你的名字先映入眼帘,我惊呼:嘿,这像是红楼梦里走出来的人物!见了你真人,渐渐发觉你和红楼梦小姐般人物的共同点正是在修饰上的用心。不是么?就发上一丝彩带,一片发夹,腕上戴个石手链,脚上穿双红袜子,一条花裤,一块披肩;你便给人一份惊喜。我是老土,只有暗地里羡慕你的年轻和爱俏的品味。

校友会的工作是我们共聚活动的开始。因为爱唱歌,我们有更多机会走在一起。我们同期离开校友理事会,也同期离开校友会合唱团。虽然从未深谈,我们之间有许多默契,毕竟一起走过来,都知道怎么回事。

校友会同学学编网,惟有你一人学成。你编好自己的私人网页之后,叫我去看,我提了意见。数年后我给百合编网,编成之后,也第一个找你去看,你也提了意见。后来你更成为我在网上找歌曲的好帮手。你最后给我传来的, 正是我们要在迎新春音乐晚会上唱的“茨冈姑娘的合唱”, 说是比我原来找到的声音更为清晰。

你还住得近时,我偶尔叫你来唱歌,给你伴奏。你爱唱西洋歌曲;总高高兴兴地来,满口称谢而去。你嘴里常说自己懒,我知道你比我勤快好几倍。不但学唱歌,你还学弹琴,跟巫老师交上了朋友,又一声不响地替她解决了住宿问题。她心疼你,大家都知道。

你是一心要唱迎新春音乐晚会的,不是么?第一次出院后团长去看你, 你还笑说:我能走!信心满满表示不在台上唱,也能在台下看。造化弄人,谁知道你第二次入院就走不出来了呢?

花谢花飞花满天。雨季时节,花飞不起。

你就转转身,一样可到岸。带着你的轻俏,转入另一轮回。我们当有机会,再续歌缘,再续网缘,再续情缘。


二零零六年元月五日奠香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