祖乡行


炎热的六月,我们四姐妹来到了厦门。

祖乡其实在漳洲境内的霞阳村,从厦门去只需二十分钟的车子。前属漳洲府海澄 县,现在却是由厦门市政府直接管辖,近百年来身分一再转移,还真不容易交代 清楚。

回乡之路是由小堂弟阿强带领的。

阿强是七叔的小儿子。据他母亲说,他是我们这一支系允字辈最小的男孩。

车子在一列有如新加坡五十年代店铺装潢的杂货店门前停下。和我同龄的堂哥阿 喜十几年前农田被收回之后便开间小货铺。阿喜是四叔的小儿子;哥哥阿江大他将近 二十岁,守着祖父的老屋,那是我们这回访乡重要的目的地。

阿喜住的地方就在杂货店不远;是所新盖的三层楼洋房,是他那经营渔场的大儿 子阿忠所建。

结实黝黑的阿忠从渔场赶回。

寒喧不一会儿,话题就集中在渔场上。

渔场也是十几年前农村改革政府呼吁经济转型下的产物。如今在更新的经济计划 下,渔场被令搬迁。理由是经营渔场造成的欢境污染不利旅游发展。渔场被令搬到同 安县,期限是到今年十月底。

阿忠忿忿不平地说:“他们不想想,这么多渔场的鱼,一天五百吨,都要两年才 能搬完;现在限制短短的六个月就要搬光,谁办得到?!”

“发展旅游业?他们厦门市自己都还没搞好,干吗搞到我们乡村来?!”

“经济转型,要我们转业?我只有小学毕业,十几年来只有养鱼的知识,我能转 什么业?”

阿忠的养鱼知识真不是盖的。他滔滔说起如何虾比鱼难养;如何分辨好鱼病鱼; 如何医疗病鱼;一点也不含糊。几年前给父母和自己盖的这座三层楼的洋房,以及今 年给刚刚当上农村医生的弟弟建的小楼,都是他专业治理渔场得法的佐证。

政府的逼迁我们帮不上忙。也只有三姐夫提出让他回新找找鱼商朋友谈谈是否可 以给阿忠的鱼只办出口。

吃了午饭,我们步行到祖父的遗居,终于亲眼目睹了父亲在世时津津乐道的匾额。

那是袁世凯亲题“实业司长”颁于祖父的匾额。

“实业司长”是祖父事业巅峰时期捐置的官衔,相当于今日的省级商业部长。这 么重要的职位都能用钱买到,可见当时政治腐败的一般。

阿江接着说了一段匾额的危机故事。

文革“破四旧”闹到乡村来。红卫兵指着匾额说一定要拆下来。阿江说我不拿下, 你们要怎样?幸而那红卫兵只是个小坏蛋, 他说:不拿下,你得用块红布把它盖起 来!。阿江说:那行! 就这么靠了一块红布,祖父封官的最重要文物遗产得以保存 无损。

听阿江说得大义凜然,我不禁抓起茶杯,说道:我敬你一杯!姐妹们也纷纷举杯, 大家起立敬茶。保护祖先遗物,我们远居海外无能为力,能依靠的也只是家乡能有多 少骨气便是多少骨气的亲人了!说实话,即便当时在场,我们还能比阿江应付得更好 么?


福建省厦门市,霞阳社,大路尾黄楼,系杨昭固建于民国二年(即公元 1913 年)。 有大楼小楼各一座,并有前院后院,占地面积一亩七分三厘。

探完祖屋, 阿强带我们去拜访我们这一族“栋”留在家乡最年长的堂叔父。

这位堂叔父是三叔公的儿子。他的身份对我们姐妹是清楚的,跟阿强的关系却有 点儿暧昧。

阿强的父亲原不是父亲的亲兄弟, 而是祖母在新安邱姓家族兄弟的孩子过继来 的。阿强在邱姓族亲关系里的同辈女子嫁了这位堂叔。于是这位堂叔父对阿强来说, 又是姐夫。尴尬的身份,叔侄姐弟三个人都心照不宣,见面的称呼也都一概免了!

堂叔父住的这间宅院便是祖父发迹后重金修葺的祖屋。有了实业司长的地位,这 间祖屋屋檐容许有上仰的角沿,也容许嵌装吉祥物,一眼望去和旁边寻常百姓家的宅 院就是不同,座落在近百年来仍然贫困的乡村里,自有它显赫的尊严。


杨昭固早年旅居仰光,商务十分发达。1904年倡办霞阳中西小学堂,从校舍至经费一慨自己负责。 1922年在仰光倡办杨府植德堂公司并出任正大董, 他对家乡的公益事业贡献很大, 如在霞阳社设 立高初两级小学校一所,并对霞阳社本族人肄业于国內或国外学校的子弟每年均有津贴。

昭固之二子章煌(又名剑如)旅居新加坡,曾投资广东省华侨投资公司,支援祖国建设,夫妻俩多 次回国观光探亲, 受到各级侨务部门领導的热情接待, 并曾一次出席天安门观礼台观看‘十一’烟 火晚会, 他既爱国也爱乡, 每年必寄钱支援家乡亲人, 并出巨资修建祖屋黄楼。

杨忂云, 一八六一年生于珠江虎门,十岁赴香港,习英文,精技击;因受中法战争刺激,矢志革命。 一八九零年,与谢缵泰等创设辅仁文社。一八九五年,会孙中山,一同建立兴中会总会,并担任第 一届会长。一九零一年,于寓所遇刺身亡。遗言警察:“革命之外,别无他仇。”




堂叔父带领我们到不远的杨氏宗祀。在他的呼喊下,我们在先人的祭坛前恭恭敬 敬鞠了三个躬。祭坛前两旁的墙壁,挂了宗亲领袖的遗像。左边开始第一位便是祖父; 最右边是革命先烈杨忂云。

堂叔父断断续续地述说前人的事迹,今人的际遇,间歇向路旁的乡民介绍“这些 是煌哥的女儿们。”

 

我们又经过了祖父兴建的私塾遗址。路上回应了乡人投来的微笑。

 

乡人的微笑,传达了先人的祝福,在炎热的六月天,浇洒给我们沁人的凉意!


二零零二年九月九日
二零零四年四月二十四日补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