摇篮曲 Wiegenlied


古今中外的摇篮曲不少,大都很好听;但是对和我同年纪的人来说,最有印象的应该是勃拉姆斯(Johannes Brahms, 1833-1897 )的摇篮曲(Wiegenlied, Opus 49, No.4)。

母亲没念过几年书,不识外文,当然不曾唱过这首歌;我却是唱过这首歌,陪伴自己的三个孩子的童年。这首歌应当是中学时代学习认识,后来在广播媒体听熟了的。它曲调简单,容易上口,也是一想起就能从头哼到完的原因。

也不知道是不是就是这首温馨的摇篮曲,让我一开始就对勃拉姆斯有好感。以至于中学时读“约翰。克利斯朵夫”,第一次读到他年少时憎恶勃拉姆斯,大感困扰,对自己的音乐爱好的品味起了动摇;直到读到克利斯朵夫年长后改变对勃拉姆斯的看法才松了一口气。其实勃拉姆斯好多首大型交响乐和器乐协奏曲我也很喜爱;前年编写电脑视听教材时,还用了他的第二钢琴协奏曲的片段作为开场音乐。


Johannes Brahms
1833-1897
看过的勃拉姆斯的人物画像里,他是个身材魁梧的大胡子;一般野史里总说他终身暗恋师母克拉拉,即舒曼的夫人,深藏的柔情都灌注到乐曲里;如此也就不难明白他如何可以把抒发母爱的摇篮曲写的如此细腻而脍炙人口了!
  

合唱团因为准备灌唱CD,最近又再复习这首摇篮曲。采用的是许地山译词,冯婉珍配歌的合唱版本。合唱团只有女声,老师选用了女高,男高和女低给我们高,中,低三个声部唱。冯婉珍配的男高和声,也即我属的中音部唱的旋律,不只是配合原味地衬托了原来的主旋律,就是单独吟唱也是自然动听得不得了;音域的幅度更恰到好处,让我们几个女中音同人毫不受限地尽情发挥。

起初不晓得这冯婉珍何许人也,后来上网查后方知她是现任中国合唱协会常务理事副秘书长,从第一届国际合唱节举办一直到现在她都参与了它的筹办、策划、组织工作,二零零四年的第七届国际合唱节她是到了无锡的,《百合》失之交臂,错过了近距离仰慕的机会。
冯婉珍

  

我们唱得如痴如醉;几番练习后,坐在前排的合唱团女高音台柱第一次回头称赞说:你们中声部唱得真好!

我们芳心大悦!谢谢你,勃拉姆斯!谢谢你,冯婉珍!


二零零六年七月三十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