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岛好个秋


早上醒来,竟有点儿兴奋。在酒店里吃了个西式早点,就披衣出门。向前走过 几条巷子,便过马路,步入公园。

昨日下了船,便由矢野教授送我来酒店。当时一眼就看上酒店对面这绿意透秋 的公园。听矢野教授说早上十点钟才来接我,暗喜下立意要赶早起身游园。

德岛不是岛。旧名阿波。位于四国岛上的东北县。民风淳朴,古道隐约其中。 我没有看见这市立公园有什么显著堂皇的入口处,由小径走进,两旁是稍比人高的 丛林,迂回数十米后才开展出现那一片树木,丛花,绿草,水池,石径,小桥,凉 亭的花园。

我深吸一口气。天凉好个秋。正是欣赏美景的大好良辰。

这一头,有的是覆满青苔的水池,那一头,有的是不见莲踪的荷塘;乍看是表 面的寂静,细瞧却能意会到底下暗藏的生机:那青苔的蓝蓝绿绿究竟有多少层次? 那半天丝纹不动的 pondskaters什么时候再抽抽腿?

走过搭棚,细枝下有两尺直径的蜘蛛网,正坐中央是一只肚子直径有约四公分 的大蜘蛛,静静地等待虫儿上网。沿坡上岗,侧墙下石阶上有几只大肥鹅盘颈而息 , 没有理会一旁叽咕信步的鸽子。

前面石崖下立了个牌子:德岛市指定文化财 史迹 城山之贝喙(土旁)。原来 这二十来米高的石崖,藏了个山洞, 1922年发现时内有死人骨,核定有400 0 - 2300 年的历史。再走不远,有个文学博士鸟居龙博士纪念碑,就为 纪念这山喙(土旁)发现者而立。博士东京大学人类学毕业。明治三年生,昭和廿 八年终,中蒙语通,曾任北京大学教授。

石崖对面有块突出的小坡有点挡路,定神一看,原来为的是供养小坡上一棵奇 树。树儿不高,奇处在它大半树根都露在外头,纵横交错,粗粗细细,沿着坡道, 缠成梯级。这和那另一个倒地的大树干相得益彰。大树于一九三六年台风倒地,据 说树龄有六百余年。苍劲的古树瘁然倒地说明了自然力量的不可抵挡;交根的矮树 仍然玉立则表现了人文精神的苦心经营。

再往前走,来到了子供平和纪念塔。塔高四点六米, 最上头是一个一米大小和 尚捏着他那好家伙撒尿,脚下两只和平鸽。立牌上两种文字,日文没完全看懂,英 文却是这么写道:

Children Love Peace

We -- the children of Tokushima - hoping for ever-lasting world peace -- collected stones and pebbles from all parts of our country and the world through the hands of our peace-loving little friends and erected this peace memorial monument. November 1948. Tokushima-ku Kodomo Minsei.

想来那两颗原子弹,没有击中德岛,却震醒了德岛的居民。如果这和平塔的建 立有任何赎罪的意味,凭这几句话就不及这公园保留生态的立场鲜明了。

经过一尊古铜像,上写峰须贺家政公铜像,还是丰臣秀吉时代的大官;想是有 趣的人物,却看看时候快到十点钟,已没有时间再细读记载,绕过铜像就是。归程 上经过博物院门口,告示板上写着内有菊花展,硬着心也掉头不顾了。

矢野教授如时来接我到一个新建的剧艺馆游览,还去了旁边的手工艺中心,到 一个蓝染的工作坊,亲自动手染了一条手绢。吃了中饭,便乘机飞东京,再转车上 千叶县木更津的会议处。会议中心新颖宽倘,设备齐全,比我们的新达城有过之而 无不及。所在的山顶环境幽美,树木蓊郁,只可惜每天开完会出来,天已全暗,没 能好好观赏。

回家后的第二天就读到蕙霞姐在联合早报写的日本旅游观感。上面提到那种高 科技多功能的厕所马桶,那木更津会议中心的酒店里就有。住了五个晚上,我一次 也没有想过要尝试那些特殊功能;蕙霞姐的评论肯定是对的。


一九九九年十一月廿日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