答舒婷



你若是橡树
我便是那诗人
会是那木棉

我若是橡树
便请你做木棉
或做那诗人

爱你我伟岸的身躯,
也爱你我坚持的位置,
足下的土地。

橡树也好
木棉也好
从来不会一天长成
没有伟岸的身躯
可有坚持的位置?
足下的土地?


二零零一年六月某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