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情舒曼


这一周办公室里听的是舒曼的钢琴曲。看了一段CD上他的生平简介,有点明白为什么模糊意识里特别钟情他和他的音乐。

他和心爱的克拉拉婚姻美满,后来却发了疯,一说是年少时放浪女色染上梅毒引发的病症;一说是家族的遗传基因。

“舒曼属于那种为幻象笼罩的灵魂,拒绝接受时光不能回转的不完善世界。”

“舒曼比舒伯特更神经质和敏感,反应快,感情的变化更加细致。每一生活的经验在他都有艺术的反响。”

“舒曼具有非常高深的文学修养,能够深入细致地了解歌德,席勒和海涅精致和细腻的思想。 他没有那种压倒一切的巨大力量,却有一种沁人肺腑的感染力。他不具有舒伯特那种慷慨大方的个性和易于外露的感情。他是属于一种凝结内向的个性,他的表情是完全内向的。”


Robert Schumann
1810-1856

“他的音乐同时有深度,矛盾和紧张。”

我爱他的<梦幻曲> (Traumerei Op. 15 No. 7),爱他的<奉献>(Widmung Op. 53 No. 2)。

<梦幻曲>是自小就学会弹奏的音乐。短短的四句,不难,却让人无限低回,如梦如幻。曾跟周老师学过唱不晓得谁配上的中文歌词。

第一次听到<奉献>,心下却大不平静。澎湃时的感情,可以撕裂心肺,低吟哀诉时,又有无尽的细语绵绵,柔肠寸断。唱得投入时,有点心惊胆跳。一次从电台里听到钢琴曲,魂飞魄散,便着意寻找李斯特为这首歌编配的钢琴谱。然后发现琴谱店不知何时开始从新加坡失踪,仅存如野马哈这种音乐店卖的竟只有应付考试的音乐谱,失望之余转向网上,终于化了2美元多,下载过来,当日欣喜若狂,如获至宝。不久开始练习。

李斯特写的钢琴曲都是给他本人发挥技巧的,大手笔,一泻千里那种。两个月攻下来,勉强可以少犯错,比较完整地弹完全首。然而我不得不承认这首曲子不是我能把握的;我实在没有那股气势,能够驾驽那一波一波飞腾的跳跃,力度不够是一回事,只有一般长短的手指强张拼跨,半个钟头之后,肌肉受伤,疲惫不堪;弹得不好,心情也大为折损,其他音乐都不想弹了! 我于是不再练习该曲,但把那动人的韵律一直收在心灵深处,想起它时,便在心中反复默唱,假想柏拉图似地感动自己。

<梦幻曲>原来是钢琴曲,后来不同的人把它改编给不同的器乐来演奏,也有了歌的形式。<奉献>原来是歌,舒曼有自己的钢琴伴奏;李斯特进一步地加工,增添了琴键技巧的色采。两首音乐,舒曼都唤起人们不尽的遐思,激发各自独特的创意。

舒曼将近廿岁才想当钢琴家,因为急于成功,使用技巧辅助器来练习,但是使用不当,手指机能反而永久受损。当不成钢琴家,他执笔作曲,写音乐评论,用他的影响力提携乐坛新秀,包括后来的肖邦和勃拉姆斯。

舒曼生于六月八日,二姐的生日;卒于七月廿九日,母亲的生日。


二零零七年二月廿一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