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垂青史


一位年青的同事,为了给孩子争取入学,到我的母校当义工。校长让他给学校的网站补充华文资料。

他把完成了的华文网页电邮给我看。读到他写的校史,我万分感慨。

很明显地,学校既有的网页是英文的,他的极短篇校史是从中翻译过来的。英文网页里,开拓建校的人物都没了中文名字,翻译过来的华文校史中的人物也都没了中文名字。

记得从前每五逢十校庆,或是碰到新校舍落成,学校都出版纪念特刊,历代董事,建校功臣,都历列刊首,容貌端庄的相片下面有同样端庄的文字标明人物姓名。多少位校史中的领袖人物的样貌和名字,就这样深深烙印在我的脑海里。当年校庆纪念特刊流传所及,也许只限于学校老师同学以及和学校有关的各界人士,还有就是友校或社团图书馆;今天的学校都不兴出版纪念特刊了,要广传的资料都往网页上发表,偏偏统筹编写网页的只管英文,就是自认以培养双语精英为重任然而已不再传统的所谓传统华校,华文网页也都可有可无,顶多以华文老师的教学报告充充其数。通过网页,学校情报一下子便普及世界各个角落,过往的校史,既是不变,还真能永垂网络;只不过这些理应名垂千史的人物都丢失了原来的中文名字。

我把记忆中仍然鲜明的中文名字补上网页,还给同事。

回头上网找了几所仍然自认以培养双语精英为重任然而已不再传统的所谓传统华校的网页;如所预料,我没能找到华文记载的校史,也同样地没能找到理应名垂青史的校史名人原来的中文名字。

我似乎理应掩面哀泣,向失落了名字的校史名人表示失敬;到底还是没有。校史名人的后辈尚且不争,我又何苦?


二零零三年十二月三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