闯红灯的女人


絷苹上了车,半天才把车匙插进引擎孔里,手倒不是不能稳定,只是心里焦急,手跟脑接不上。

一早送了孩子上学,到办公室不到半个钟头,老三的简讯就在手机上闪亮起来:我的文件档留在车上了,要缴的功课都在里头,快快给我送回来。

这孩子,总是这么不留心?!她向助理交代了几样事,便飞车奔回学校,却不料碰上交通意外,堵车堵了一个钟头四十分钟,见到孩子时,他早让老师责骂过,一脸是对妈妈迟到的怨懟,她没有解释,也不想当同学面发脾气给孩子难堪,东西给过便走。出校门看见下午班的宋老师,正向开小房车送她上学的丈夫甜笑挥手;絷苹也只痴了两秒,便疾步开车返工。

当年家婆说,校车那么早来,孩子睡不够,会影响健康,二叔四叔都住附近,孩子门也都读同间学校;你会开车,四个孩子都由你送上学,省时省钱。

当司机便是这么开始的。

渐渐不只是送孩子上下学,因为车子她开,‘顺便’买东西,办杂事也成了她的责任,最后更发展成只是她一个人的责任。也是因为她爱讲效率,一直觉得一个人能做的事,要两个人完成,太奢侈了。也许丈夫有表示过帮忙的,是她挽拒过几次吧,他便不再问。絷苹也有主动过要求丈夫帮忙的,可总不凑巧,丈夫总有忙的事情。很多时候他说:到时你再提醒我吧!絷苹想,要这么麻烦,自己做算;慢慢便不求了。十几年就这么过去,车子也换了三部;孩子虽已长大,她反而已习惯接送,跟潮流买手机,也是为了联络接送的方便。这两年来家翁家婆身体欠佳,求医抓药都让她这会开车的媳妇包揽上了。

该说幸运是吧?也是干了十几年的公司赏识她的效率和忠心,一直不计较她的自由去来;也因为时间可以让她灵活利用,别人不方便办的事就很自然地由她担当。于是车来车去,她有开车的负担,也有开车的风度;常常车子载了许多人和物,她还是感到独立自主的潇洒。

可什么时候开始,絷苹醒悟到不会开车的女人,不需要开车的女人才是幸福的女人。不会开车的宋老师成了她越来越羡慕的对象。

回到公司,助理说你的手机响了好多次哪!她提起遗忘在办公桌上的手机看,是家里的号码。拨号回去,菲佣紧张地说妈姆,妈姆,阿公说他今天十一点该看医生的,妈姆怎么还没去带他啊?絷苹吃了一惊:是了,这两个月一次的约会,带了一年多,今天怎么给忘了!冲冲把手机塞进皮包,絷苹又离开办公室,回到车子上。

终于开动了车子。可不一会,手机又响了。这回是家婆的声音:絷苹啊,你要是没空,该早点告诉我们,我们自己叫车去,也不至于迟到误点嘛!

你们再等等,我马上就到!

絷苹急急摔掉手机,眼睛下意识地溜了溜前后左右的车子,担心其中有看到她开车用手机的交警。上个月一个晚上迟归,匆匆赶路,十字街口看到黄灯急速开去,没过关,让自动相机拍了下来;一张违法通知,二百元罚款,十二分计过。罚款还算小事,二十四分扣完,驾照就吊销了呢!

还不到午餐时间,交通也是这么拥挤!走走停停,已是十一点十二分!

怎么前头又亮黄灯?不能再耽误了!絷苹咬牙一踩油门,闯了过去。

絷苹抬头从后镜看见抛弃在后的红灯,但随即也看见一辆交警的摩多车飞速地跟上来,还没回过神,交警已在她车旁示意。

她恍惚地停车,恍惚地从皮包里取出驾照;却在递给交警驾照的刹那,她突然清醒,也一下子全身松懈,竟对着一脸严肃的交警笑出声来。


二零零三年一月十八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