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点


在<百年思索>中,龙应台追述和两个儿子一起目睹沙漠玫瑰重新开花,因为 知道它的起点,母子三人特别感恩,特别珍惜。

两年前,为了让孩童们认识母校的起点,我在校友会的支持下,策划了配合校 庆的三项活动取名<南洋的故事>。第一个项目里,我重编校史,以尽量简单而生 动的语句,编了学校历史人物的小故事,在校庆的当天,在大礼堂用电脑演示,自 己觉得反应还不错。第二个项目,用也是从校史里整理出来的历史年鉴,配合一些 旧相片,贴了好几个布告板,摆在走廊里,让学童们,家长们阅览。同样的材料, 也浓缩了印刷成小传单,分发给母校两千多个小学生。第三个项目,则是安排了校 友,分队带领即将离校的几百名小六生游览山下的中学校园,选择了几个重点,准 备了典故,介绍它们的历史意义。这几个重点,包括刻了<勤慎端朴>四个字的旗 杆石碑,爱礼楼旁的校钟,大礼堂,和校园角落的两个凉亭:振殿亭和韵仙亭。为 了引起兴趣,还设计了问答游戏,答对者有奖。

合作的校友们非常热心;孩子们难得一天可以不上课,也乖乖地跟着领队的校 友们在八月天的艳阳下走走停停, 听故事,答问题。

我站在韵仙亭外,正欣赏着潘受大师题的匾名,耳际传来了一个校友领队的声 音:。。。

"这是韵仙亭,是纪念南洋第一位校长刘韵仙而建的。。。"

我呆住了,满腹的踌躇意气一下子泻得光光。

不,刘校长不是第一任校长!

她也不是第二任校长,不是第三,四,甚至第五六七任校长; 她是第八*任校 长!正因为她不是第一位校长,她的功绩,她的奉献,更觉可贵,更是不平凡! 因为,因为那第二,三,四。。。七位校长任期都只有短短的几个月,刘校长的掌 校四十年,更是让人感动:别人匆促甩掉的,她承领了!在接下来的四十年里,带 领学校经过风风雨雨,奠下了扎实稳固的根。刘校长的胆识,刘校长的魄力,刘校 长的执着,就反映在她是第八任校长!和她的一任是四十年!

我没有上前去纠正那位校友,只是傻傻地看着她。

这个起点追踪的活动算是在大伙儿意兴阑跚前结束;也许孩子们第二天便忘得 一干二净;但是一般的感觉还是大家做了一件有意义的工作。虽然如此,我仍然对 那校友的错误耿耿于怀,没有责怪她,反而深深感到自己的愚昧和无能。

因为自己是认真的,却愚昧地认为别人和自己的认真程度是一样的; 因为换 成是自己,便会好好地把小传单里刘校长的介绍仔细地读过,自己如此,却愚昧地 以为别人也会如此。我能要求自己毕恭毕敬地把起点整理清楚,却无能让真正要交 代起点的负责人接过那份虔诚。传承历史的工作,竟是如此艰难! 我有何能?

告诉自己,不要那么执着起点,让我也能像龙应台看到的美国青年那样:抬头 挺胸,昂首阔步,轻轻松松地面对每天升起的太阳。


二零零零年五月十八日

*八月廿六日新校舍开幕典礼纪念特刊里登载了历任校长的照片,
刘校长骊列第九。看来,我的认真仍然不足;这里更正。
(二零零零年八月廿六日补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