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女生


学院收的外国学生越来越多,单就中国学生就有二成。 姗姗是这学期我负责辅导两班中五位中国女学生里的一位。长长的头发,大 大的眼睛,并不是她吸引我的原因,其实她老沉着脸,一声不出。我所以常 常喊她作答,还是因为她的名字容易记住。老实说,她和一般中国女学生一 样,都是那么羞涩,由于英语不灵光,上课从不自动开口。

偏偏这门课是要学生多多发言,踊跃讨论的。平时分数里头,“参于”有相 当重的比例。一开始我就对同学们说,这门课要取得高分,就要时刻制造印 象。在辅导课里要发言,在讨论板里要上条子,要有内容,数量多不一定就 有高分。。。大部分修读的学生都是一年级生,也许是对新学习环境还陌生 ,要这样子主动地制造印象,没有经验。外国学生如果加上语文问题,更是 寒不噤声。在辅导课里,还能点名硬逼他们“参于”,讨论板里发出的呼吁 ,却难以获得反应。象姗姗这样的中国学生,都有不能获得高“参于”分数 的问题。

考试前,我看着助教整理出来的平时分数,对一部分外国学生的成绩担心起 来,包括姗姗在内。

这门课里还有个重要分数,要来自第三个作业的专题报告。姗姗这一组全是 外国学生,这项作业做得太不理想。在给这两班同学针对这项作业的反馈时 间里,总体讨论之后,我特地把姗姗这一组留了下来。逐点指出他们的报告 如何结构不够严谨,前后太多重复烦瑣,结论不应该还有新内容等等。我看 着他们一张张越听越惶然的稚嫩的脸,心里叹了口气问道:你们有多少位是 拿奖学金的?

“我们都是拿奖学金的。”

我说其实写文章嘛,主要就是要层次分明,连贯又有条理;中文英文没有两 样。转头看着身旁的姗姗,“姗姗, 你说对吗?”姗姗抿嘴低下头。

再三叮咛考试作答不要即想即写,好好组织思想打草稿,我终于把他们放走 。

考试前两天,跟同学们约好上聊天室,希望能稍为镇定他们的情绪。甫踏入 室,即瞄见姗姗的名字,随口即问:姗姗你也在吗?不见回答,但马上便要 对其他室内同学的七嘴八舌的问话作出反应。其实同学都知道我绝对不会在 聊天室里泄露考题,这应时的对话也不见得能帮他们如何准备最后一分钟的 冲刺。将近两个小时的“聊天”, 我只是重复地吩咐答案要有组织,字迹不 要辽草,标点子写纲要才据点发挥很好等等。

第二天,很意外地收到姗姗的电邮。

“。。。我只是要说谢谢,谢谢您老是关心我。昨晚在聊天室,我没留意, 刚才读了聊天室记录才知道您叫了我的名字,我感动得哭了。。。我不会说 话,只想说谢谢。。。或许我应该改变对新加坡人的印象。。。”

新加坡人怎么啦?我不免吃惊。

我回她:收到你的电邮,我很意外。是的,我是关心你们这群外国学生;看 着你们我常想,我的女儿要是独身在海外读书,不也一样年轻天真?常常叫 你,是因为你有个动听的名字。记得明天考试时头脑清醒,仔细作答,祝你 好运!

隔天考试一开始,我找着姗姗的桌位,拍拍她肩膀;她抬起头,立刻露出微 笑,大眼睛闪烁发亮,是一个学期下来,她给我最燦烂美丽的笑容!

改完卷子,助教帮我输入考卷分数,计算总分数完毕,我急急地找到姗姗的 名字。

xx分。

我放下心:好孩子!我还没作什么调整,你就及格了!


二零零二年十二月十三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