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察国家


美国来的曼太太告诉我们, 未来新加坡前, 她想象这里的街道, 必定到处都是警 察. 住了几天, 才发现完全不是那么回事.

以美国为首的西方传媒, 一向戴着有色眼镜看新加坡; 麦克菲事件发生后, 更是 刺激起敌对情绪, 传媒纷纷报导新加坡的严刑竣律, 极尽扭转歪曲; 于是新加坡政治 独裁, 新加坡人不准吃香口胶, 新加坡是个警察国家, 等等的错误印象, 便深深植入 不知就里的寻常百姓头脑中. 奇怪的是, 就是学术界的知识份子, 也被灌注这类思想 而不知其缪. 年前某个学术领域的一个国际会组织, 在计议在那里举办专题会议的时 候, 因为新加坡被提名, 在网际网络上展开了相当激烈的争论. 某君义正词严地提出 一大泡理论, 说明新加坡是个违反人权, 专制不民主, 不自由的国家, 呼吁杯葛新加 坡. 还好不是每个学术人士都象此君这样偏见, 于是网络上另有人说, 政治应该和学 术分开, 不反对在新加坡举办会议.

曼教授在学术界里, 太太虽未必游遍网络, 但也还是有知之士; 他们尚且不能排 除被一般大众传媒宣染的误导, 来新访问时竟然心存不必要的戒备. 寻常人更毋用说 了.

政府有鉴于此, 在万维网上推出了新加坡资讯图, 向世界公布了新加坡的民生数 据, 期望通过网页矫正视听. 然而象万维网上的众多网页一样, 言者自言, 听者自听 , 西方传媒未必因此便把根深蒂固的偏见排除一边, 认真去研究真象. 多数可能还是 把新加坡资讯图当成为专制的统治阶层遮天盖日的手法之一. 接下来的菲佣事件, 萨 菲尔事件, 照样引起激烈争议. "社会.文化.新加坡"这个牛屎铺里对新加坡责问诟骂 , 冷嘲热讽的攻击帖子, 仍然层出不穷.

临别时, 我抓住曼太太的手说: 回去后, 务必有机会便帮我们纠正印象.

她点点头: 我会的!


一九九五年八月廿三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