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一起的色彩,在幽暗中还是无色;
在一起的和鸣,在真空里一样无声;
明显地我俩交接擦触的火花,
仍然无视于人,
黯淡不惊。
分明相濡以沫,
却无缘
在持久亮光间
在宽足风呼处
花枝招展你中我,
我中你。

原就不曾加盖,
幽暗何怪点灯人无心;
原也不曾抽气,
真空胡奈充气人大意。
只是凭着你的我,
凭着我的你,
在幽暗中凭目光相互凝视,
在真空里凭抚摸相互倾吐。
就凭你中我,
我中你,
便任人无视,
任淡不羡。

相信你,相信我。
凭着你的我,
凭着我的你,
我们屏息,相依。

相信你,相信我。
凭着你的我,
凭着我的你,
不劳点灯,充气。


二零零三年七月十七日初稿,十月十六日小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