肯定的北京


“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的歌声甫落,北京再唱起“新北京,新奥运”,这 回更热烈更沸扬,终于席卷神州!

七月十三晚,北京无人入睡,全中国鼓角喧天。

前一日,裳在电话上交代,“我们要早一点儿回家,看电视播放审奥的结果。” 她早约了我,要带我上秀水街买衣服,晚上在她家睡一晚。十三日下午离开北大 时,车子经过百年纪念堂,看见学生们正在搭架,准备大银幕直播申奥大会。

买衣服后在王府井食街吃罢小食,我们匆匆回家,裳急急地扭开电视,其实还早 ,伊斯坦布尔还在做陈述报告!裳一直嘟啷着:北京要赢才好啊,要赢才好啊, 不然北京人要多失望!我看着她,想连这加拿大国籍的人都如此兴奋,不禁说道 :嘿,其实我应该留在北大的!

二十二点零九分,北京沸腾了!中国沸腾了!

就是远在通县的裳的住宅外也频频传来爆竹声,邻居的小孩更跑出来放了十几支 烟花。裳问我好不好叫小韩来载我们到天安门去?我看着电视上的人潮犹豫;第 一次播报员说有五万,第二次就说有四十万了!长安街上车子肯定动不了!

从中华世纪坛到天安门,有组织的没组织的,心情一样,笑脸一样!看着电视上 一张张热烈激动的脸,谁能不感动?听说魏京生也去了莫斯科,和达赖喇嘛支持 份子联合以人权问题尝试阻止北京入奥。不知道他看了这些电视上的场面作如何 想?*

第二天早上,司机小韩春风满面地出现。我们向他贺喜,便由他开车赴首都机场 接陈去。一路上,尽谈着申奥,奥运和昨晚的狂欢。裳说着她居住北京这五年来 看到北京的进步;小韩说着公路建设的日益改善:京西高速,京津塘高速,还有 估计明年完工的又名“申奥大路”之五环路都让他骄傲;说着北京几万辆出租车 将提高形象,全要换奔驰。还没到机场,裳的手机响,原来是陈抵达机场了。“ 向来合肥到北京的班机总是误点的,今天怎么早啦?”裳有点急。小韩口沫横飞 ,兴奋地说:“这飞机师肯定是因为申奥成功特高兴,油门踩得特别快,飞机就 早到了!”我们哈哈大笑!

八年前。北京申奥的口号是“给北京一个机会,还世界一个惊喜。”这口号其实 带有投机的含义;隐藏北京当时不肯定的无奈。结果北京败了! 随后《人民日 报》社论发表《我们告诉世界,北京不说再见》。接着忍辱饮痛,沉着反思。环 境既是问题,就有了如”小手拉大手,北京与五环握手“的环保教育;万株树木 立起在市街上。交通既不合国际标准,就有了三环路,四环路,五环路和直通邻 近其他大城如京津塘高速等的高速公路;“大大小小,全民投入,方方面面,锲 而不舍”,八年后,申奥的口号改成:“新北京,新奥运”,主题是“绿化奥运 ,科技奥运,人文奥运”。再没有一丝迟疑。

接下来几天,北京仍然“沉浸在申奥成功的喜悦之中”。电视台除了一直反复播 放北京申奥过程中的精彩片段,报导中国国内外各界人士对申奥成功的祝贺,还 举办座谈会,邀请申奥委员或参与工作者和观众交流,也一起探讨北京人民如何 合作把奥运办好。在这样一个节目里,一位观众就如何提高人民素质,说“一要 管口,不随地吐痰;二要管手,不随地扔垃圾;三要管脚,不乱踏草坪。”自动 自发的表白,重复北京的肯定,决心“谱写奥运史上最壮丽的篇章”。

有人在网上指出,中国政府宣布即将投入奥运的费用,足以建三十万间希望小学 ;又有人说申奥办奥劳民伤财,其实是政府好大喜功的表现。殊不知奥运与民族 自尊的挂钩,不是只存在于中国;在中国也不开始于共产党的中国。一九零八年 ,《天津青年》早已问道:中国何时能派一支代表队参加奥运?中国何时能自己 举办一届奥运会?早年留欧的近代政治领袖社会学者,包括前北大校长蔡元培先 生,都曾深切地认识奥运如何激发奋斗精神,加深民族凝聚。中国屈辱百年,普 及教育当属细水长流的千秋大业,借全球瞩目的竞技活动提升尊严,在和平时期 弘扬国威,应是不可错失的宏机啊!

我感到不安的是,“新北京,新奥运”这首歌实在没有什么中国味道;出租车全 要换奔驰这样的国际标准也没有什么好追求。记得月初听民族乐曲音乐会,大概 也是为了提高什么国际形象,乐队生硬地加上西洋打鼓配乐,震鼓喧乱,掩盖了 优美的板胡,蓁琴等的独奏,我懊恼不已。中国申奥委会秘书长屠铭德先生说: “什么国际标准?办得好就是国际标准! ”问题是“好”或“不好”,由谁说准 ?来北京两个月,我看到了“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经济建设”;在七月十三日 带来的热潮中,我更热切盼望我心目中“有中国特色的奥运“出现在二零零八年 的北京!

*我也很想知道:柴玲,吾尔开希作如何想?王丹,高行健作如何想?但若在叙 说魏京生的行动之后提问,又好象有“同流合污”的隐射,实非我意。我的确没 有资格对这些有名的异议份子的爱国家爱民族有所质疑;即便是有举动的魏京生 ,在这里问他们作如何想,纯属好奇,毫无揶喻讪笑之意;不敢不敢!特此声明 。


二零零一年七月二十日发稿
七月廿三日修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