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数安得卧魄


苏格拉底不畏强权,为真理饮毒酒而死,是古代的异数。

丽莎为安抚艺术游魂,在乡野建立文艺宫堡,是现代的异数。

苏格拉底是举世闻名的异数。

丽莎是正在等待扬名的异数。扬名或许不是她的原意,扬名却是与她的文艺宫堡生 息相关。

在国内,平日里生活凄凄惶惶,除了亲情的慰籍,总还要有些精神粮食。这些年来 ,若果没有联合早报副刊里的文章,真是不知道要到那里找寻能和新加坡人认同的 精神世界。来到欧洲,游网的空闲时候,当然就是看早报副刊。为了不影响工作, 就在午餐时间下载了带回宿舍,再把它们转换成电子书,输入掌上电脑,以便上下 班乘坐巴士时可以在车上阅读。

有一天在 SPUG (新加坡掌上电脑俱乐部)的网站溜达,心念一动,给负责人发了个 电邮,说你们网站上的电子书,还不见有中文;我这里花了一些工夫,制了早报副 刊文章的电子书,不知道你们有没有兴趣挂在你们的网站给人家下载?对远游国外 的同胞也许有好处。

负责人回邮说:我们很欢迎中文资料;只是你的东西是否跟新加坡有关呢?

我有点吃惊,心想我怎么不知道你们要跟新加坡有关的东西呢?你们的电子书就是 新加坡那个电影院什么时候放什么电影,那里找得着银行的电子转帐机;这类资料 有了英文还需要中文吗?我回他:早报副刊怎么跟新加坡无关呢?我以为你们要担 心的是这电子书是否有侵犯版权呢?

没有再收到那负责人的回邮。

我想,在他眼里,我是个异数。

但我最多只是个无声无闻,甚至无聊的异数。


二零零一年四月廿九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