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丽的土地



“你们看,这不是挺美的?!”

冬放慢了速度,坐直了腰,自豪地说。

我们才离开灰色的沙滩十分钟,继续沿着海岸线行驶,眼前便展开了一片黄
澄澄的沙滩。此时的天空晴朗,对面的海岛,如同风景画里的大山轮廓清皙
,柔和地轻卧在水面上。

这美丽的海湾正是属于奥克兰的;这个两个星期前我还搞不清是在南岛或北
岛的纽西兰第一大都市。

冬是会议组织安排来带我们游览的旅行车司机。魁峿的身型,微挺的肚皮,
六十多岁的样貌,行动仍然稳健,比一般年青强壮男士大概只慢了四分之一
拍。他一路上滔滔不绝,解说沿途美丽的风光。

沿海公路上看到的奥克兰海岸线,延延绵绵;似断非断,一时是春光尽泄的
裸露,一时是欲出还羞的乍现。

美丽的土地,美丽的风光。

这个旅程的风景线除了海岸风光,也有田园乡景。向我们呈现田园乡景的是
冬的两位好友,茱蒂和尤。

和冬一般的年龄,茱蒂和尤身体健硕,精神奕奕。

茱蒂的新房子今年才建毕,小小几座不同形状的厢房,突出“木”的装饰,
又配合以茱蒂女儿极富生命力的艺术作品;贝雕,釉彩,木具,彷彿和房子
外面山坡上的青草和树林同频呼吸。

茱蒂带我们看她如何和她的牧羊狗赶羊。

“我就要外出一个星期,羊儿到那个山坡去,可以保证有足够的青草让它们
吃饱,直到我回来。”茱蒂就要带着她的马儿,到保护林去射猎野兔。

羊群驯服地,快乐地奔跑。

此时的天空还是蓝的,点缀着的白云,腑视着青山。羊儿是黑的,又或是灰
的,山坡上穿梭间的彩花,遥应着蓝天。

美丽的土地,美丽的风光。

和茱蒂一样,尤也有个艺术家的亲人。尤特辟间画室,专门摆设妹妹的作品。
鲜明的人物和鸟兽,又是充满活脱脱的生命气息。 

和茱蒂一样,尤也有只狗;也有外国进口的骏马。但尤没有羊群,却有五百
多种的玫瑰。

朵朵碗口般大的玫瑰,血红的,桃红的,橘红的,咖啡的,柠檬的,从虹彩
里任意捻来凑成的颜色,山的精灵把它染绘在玫瑰的花瓣上,看着已叫人陶
醉。深深一吸,有如婴儿般芬芳的香味,扑鼻而入。

美丽的土地,美丽的风光。

九年前,尤和丈夫在一次的郊游中,决定告别城市生活,在接下来的六个月
里,找寻心目中的乐园。然后在这山坡上,引水拉电,铲地叠砖,兴建了有
游客宿舍,葡萄圃和玫瑰园的山庄。

取出了自酿的红白酒款待我们,尤说:“纯靠口啤的游客宿舍生意已能负担
山庄的费用,目前我们专注的是如何改进葡萄的质量,制造更好的美酒!”

美丽的土地,美丽的风光,美丽的人物。

还要放得下,才能经营理想中美丽的人生。



附记:这是十二月四日的游记。会议于六日结束,七日再游
Waitomo Glowworm Caves, Rainbow & FairSprings 和
Pohutu 热喷泉,毛利文化中心等地。纽西兰旅游景点,都
备有主要各国语言说明文字。二日至六日住在北滩的汽车旅
馆,七日搬往 Takapuna。当晚旅游完和来自德岛大学的矢
野教授和他的学生们一块儿吃海鲜,十分开心。矢野教授每
年都支持这个教育会议,总带一队学生参加。今年队中有位
墨西哥研究生,颇让人激赏。对于主动跨出舒适的语言环境
作学术研究的年青人,我常有莫名的感动。那一天得好好把
他们写上一段。

二零零二年十二月八日初稿
二零零三年六月五日小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