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上路


曲终人散,幕落妆卸。

走出会堂的当儿,遇见同袍战友,说:来,抱抱!

数个月来的甜酸苦辣,在这相拥之间,溶化凝结成永恒的温暖。

是的,这次演唱会,真正是打了一场精神战。演出好坏的评语并不重要,重要的是, 我们都熬过来了。那种经历,那段过程,已经是大家的成功。没有专业的水准,却 有专业的精神,我们碶而不舍,互勉互助,体贴友爱的表现,已经是最高的嘉奖: 因为这些美好的记忆将一直会伴随我们,永不磨灭。

团体的工作,最需要人与人的互尊互重。不同的见解,相砥的宗旨,只能有坦诚的 和解,绝对不能搬弄手段,越位耍权,哗众伸势。民主投票,不能当作因为不符合 某方面利益就动用的工具;民主坚持的却肯定是少数服从多数。宗旨这样东西,可 以是堂而皇之,如何实现则不是只有一个方式;只要不是委屈求全,反而是提升或 扩大而能和另外单位的宗旨,互相包容,怎么不可以愉快合作,争取星月交辉的更 高成果呢?

数个月来,有闻“里面的人”,“外面的人”,“我们的人”,“他们的人”的纷 纭争执,想想好笑,自己原来最怕成群结党,卷入风云,竟也被规划在一边。当初 仗义而出,只为不齿某方的行径,选择了对艺术的尊重,对领導的尊重,对团体的 尊重。数个月来,有很多的付出,也有更多的感动 -- 老师对艺术的执着,团 长的督促与宽容,工委不畏辛劳的奔波,团员们咬紧牙关做的最后冲刺。。。人生 的追求,不正是这一点一滴?经历过程的感动,其实比胜利的荣耀更能持久,也更 美丽光辉。忽记志摩诗云:“人生至宝是情爱交感,即使山中金尽,天上星散,同 情还永远是宇宙不尽的黄金,不沬的明星!” 所称颂的不正是这种共赴一个目标 努力奉献而“交会时互放的光亮”?

会堂里的椅子都已刻上捐助人的名字。站在台上,对着观众,想到爸爸妈妈的名字 也在其中,我心满满,坚持继续报答他们的骄傲。

收拾心情,整理包袱,我当再上路。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廿八日记“千禧友谊之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