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的歌:三个代表,一个坚持


北京的六月,火火红红,蓬蓬勃勃,振奋人心;至少,北京的六月的歌是如此。

原来今年七月一日是中国共产党成立八十周年纪念日。一月开始,筹备庆祝的各项活动便在全国各地展开了,到了六月,一台台大型节目就陆续出炉,最后两个星期,更是一翻开报纸,便是触目惊心的光辉党史记录,光荣党员追思等等; 一扭开电视机,在北京的六十个台来去回转,也是处处载歌载舞,群情欢腾。廿九日晚上在人民大会堂举行的《红旗颂》便把庆祝节目推向最高潮。共产党领导人都出席了这个盛大的歌舞晚会;老牌党员歌唱家如才旦卓玛,郭兰英和相对比较年青的彭丽媛都参加了“忆党情,颂党绩”的演出。

连日来的耳濡目染,我发现这些庆祝节目,都以共产党发展,或者说近代中国发展的三个重要阶段为主干,突出建国前率领长征的毛泽东,八十年代改革开放的邓小平,以及持续经济转型的现任党中央。这三个阶段的代表歌曲分别就是“东方红”,“春天的故事”和“走进新时代”;而这些节目最后总以歌唱”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为结束。

“东方红”歌颂的是毛泽东,话说他率领了八万红军,踏上了二万五千里长征路,采取农村包围城市军事路线,扭转了和国民党对抗的弱势地位,从而完成统一大业;而最后红军只剩下八千人,其间多少可歌可泣的英雄事迹,都是学习革命精神的宝贵史料。共产党的这一奋斗时期里,创作了大量的革命歌曲,包括“唱支山歌给党听”和”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这些革命歌曲对激励军心,鼓动民众,起了很大的作用,当时就有“一首歌,三个师”的故事,即是说一首革命歌曲就能替红军召来三个师之多的新力军。这类歌旋律激昂,歌词却白得象说话,因为平易近人,所以在当时一穷二白的农村能深入民心。

“一九七九年,那是一个春天,有一位老人,在中国的南海边画了一个圈。”“春天的故事”歌中的老人,就是三落三起的邓小平。这位上上下下尊称“小平同志”的老人在一九七九年画圈建设深圳特区,在党第十一届三中宣布中国从政治运动转向生产建设,经济体制改革从农村走向城市。继而在一九八四年废除人民公社,合法所有制,肯定了改革开放的路线。在他去世之前,改革开放已经从珠江三角洲扩展到长江三角洲,市场经济转型走上了不归路,中国人民的精神面貌也起了大转变。

以江泽民为核心的现任领导中央继承改革开放政策,十年内经济成长十八倍,21世纪国民开始进入小康,收复港澳,发动西部大开发,进一步实现民族团结,国家统一;于是“我们唱着东方红,当家做主站起来;我们讲着春天的故事,改革开放富起来。”,于是“意气风发走进新时代”!建立“有中国色彩的社会主义建设”,准备20年后把中国带进发达国家行列,实现民族复兴,国家富强,人民幸福!

中国共产党在浙江嘉兴的南湖成立时只有五十多名党员。现在,全中国有六千四百万共产党员,占全人口的百分之五点二,这就是说,每廿个中国人之中,就有一个是共产党员。这也让她成为全世界拥有最多党员的政党。因此各省各市要推出什么庆祝节目,再大都不成问题。你看《红旗颂》的演出,几百人往台上那么一站,气势就出来了!

“东方红”,“中国人民站了起来!”“春天的故事”演变着,“中国人民抬起了头!”“走进新时代”,“中国人民迈开大步奔向前!”

三个代表歌颂了三个党史里程。而六月的歌声中,也有不胜其红的异议。在北大电子布告栏里,就有人问:“党=国?”质疑那一个坚持:“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

在一党专政的国家里,在历史走不回头的现实里,党的经历就是国家的兴衰成败。这好象无从翻案,当然,六月的歌宣传,庆祝的是中共的胜利,中共的光辉;断章或隐盖过去的是中共的黑暗,中共的罪过。据说在连月来中共党史的报导已经有些许篇幅对中共失误的承认,矫正绝对是非的揭露;但更大程度的正视历史还需要更多的勇气,时间对人物的淘汰;这或许还要等到中共的百年生日,如果它还执政的话。

我还纳闷的是:电视台播报员,节目主持人个个我们党我们党挂在嘴上,难道他们个个是党员?又难道不是共产党员就不可成为播报员?


二零零一年七月五日发稿
七月廿三日修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