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RC里的脉搏


我看到幢幢人影,不安份地摇晃起伏;
我感到条条脉搏,不寻常地抖擞跳动。
年轻的心,如此炽热,如此焦虑,
如此饥渴;饥渴地追求 最新消息。

“我们爱他!”
“我们要他!”
“留任!”
“别走!”

只是文字, 却如雷轰耳!
只是文字, 却千钧万霆!
这里加了颜色,那里挂了大写。
一行接一行,此起又彼落。

“要<某>答覆!”
“跟<某>对抗!”
“倒<某>!”
“反<某>!”


唱逆调的, 即刻被轰逐;
专挑衅的, 即刻被纠正。
这个重复地阐明事实,那个自动地维持秩序。
太多的问题,太少的答案。

<满江红>,<正气歌>;
典范怎么尽属千古?
窒息的气候,贫乏的文明,
周遭还有多少人物,
值得仿效,容许仰慕。

让我问<某>:这脉搏里的震荡,
当不寻常,岂不自然?
有 是不幸? 或者
没有 是不幸?

他们还是,
十几少年时。


一九九九年九月廿二日

  • <早报>一九九九年九月廿二日就华侨中学校长退休事件报导教育部(MOE)声明有云: “ 对于董事会的董事成员卷入杜辉生校长退休一事,教育部认为那是‘不幸’的,而且更不幸的是学生也被牵涉在内。”

  • 二零零一年十一月听了华侨中学接任校长一段演说,心下大骇;教育部知道他们在做什么吗?前不久母校颜校长离职,让我感伤不已。好校长来之不易,母校董事部知道他们在做什么吗?母校校友会知道他们在做什么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