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化



那一天我死了
不要有太多的悲伤

火化了
也撒花我的骨灰

如果有一丝的痕迹
就让它
只留在你心中

不要有宗教仪式
因为我从未叛归
不要有念悼祷文
因为我承担不起

就点上小小蜡烛
再播上Clementi的
朔拿替哪
就是那首我爱
弹得越来越迫切的
第一乐章
在急促的乐声中
我自能找到安息
在快捷的压力下
我自能找到松懈

撒花我的骨灰
在土中
在山上
在林间
在海里
只要有风

也许
有种子会萌芽

不必刻意
不必用心

它是风化来的
就让它风化去


二零零一年十二月三十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