迟说的闭幕词


我要谢谢吕赐杰博士给我这个机会担任程序委员会主席。我学了很多东西, 也明白了为什么好多人当了一次程序委员会主席,就不肯再当第二次。

当吕博士来找我讨论接办全球华人教育资讯科技大会时,我根据参加第一次 在广州举行的大会得到的认识,觉得如果只是学术性地讨论教育资讯科技,而又 要容纳华文华语,恐怕新加坡不是太多人会有兴趣;电脑学院也不会支持。想到 向来在新加坡举行的国际教育资讯科技会议,华文教师一直是靠边站,这也许是 为他们做一点事的机会了。于是建议以‘华文教学’为主题,再把中文与东方语 文信息学会,也就是 COLIPS, 带进来合作主办。在学会会长赖金定博士的支持 下,我向当时电脑学院院长蔡达成教授提出主办这个大会,感谢他一口应允。我 陆续向电脑学院同事陈顺德博士,洪泉兴博士,和王锦辉博士邀请帮忙,他们也 都爽快地答应了。

开始工作后碰到的第一个问题是,我们是不是要用双语?

我想,即然决定以华文老师为对象,不用华文说不过去。自己一向感叹华文 华语已经逐渐从新加坡人的生活里消失,我们若再为了方便而放弃用华文,又怎 么能说服下一代华文华语有价值,期待我们的华文老师加强华文教学呢? 这个决 定,等于把工作增加了一倍。到后来忙不开来,就把在中文系念书的侄儿找来帮 忙翻译. 可是我们究竟不是搞语文工作的,单单一个 camera-ready copy 就举 棋不定,最后才匆匆决定翻成为"即便摄象拷贝"; 结果就有两个论文作者电邮来 问我那究竟是什么东西! 其余的壹佰九十八位作者应该是看了英文的 camera-ready copy 就明白那是什么东西的吧!

大部分中文论文来自两岸三地。论文软体里的国标码,大五码,繁体,简体 ,不同操作系统不同应用软件等等种种处理中文资讯的难题,都是要一个文件一 个文件地逐步解决,烦不胜烦! 电脑学院的文书支助没有中文服务,这种工作只 有自己动手; 我总是一边做,一边想: 中华文化什么时候才会统一? 因为现在政 治气候敏感,不敢问: 中华民族什么时候统一? 只能问中华文化什么时候统一?

现在曲终幕落。会议中各位给台上的讲员主席一次又一次地鼓掌道谢,虽然 刚才吕博士已经谢过了幕后英雄,我还是要请各位和我一齐再次地向他们道谢。 我特别感谢我电脑学院的三位同事: 陈顺德博士,洪泉兴博士,和王锦辉博士。 刚才吕博士介绍了他们各自的任务,其实到后来,他们已经不分彼此,把合作精 神发挥到了最高峰,让我深深感动。我们电脑学院的同事还有: Chen Hong, Sew Kiok, Theresa, Bernard, Gavin, Serene, 还有不请自来的 Tuck Choy, 同学 有 Colin, Hong I, 向前, 帮我编排论文集和整理会议程序的泽敏,单独负责 编排论文摘要的培源 -- 他还帮忙会场安排,辛苦了两天,今天病倒了; 还有顺 德的两个儿子 Lawrence 和他弟弟,我的侄儿尔嵘,没有他们,我不敢想象这个 大会会是什么样子。

这篇讲辞,应该是闭幕典礼上说的。但是几十天忙碌下来,老在记挂着不知 道还有什么事要出错,在台上站着时头脑还混乱得很,以致言语结巴,词不达意 ; 现在写了出来,让大会同工明白,尚不为迟吧?!

谢谢各位!


二零零零年六月二日

附录:论文集编者小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