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书



开始有这个念头,应该是一年半前吧。

小莉是出版商的销售业务代表,活泼可爱,常带书籍目录来促销,

三年前开始教这门一年级的新课《电脑与社会》,便常问她要合适的课本。
无奈总是没有。就向她抱怨,一门课要学生经常阅读三本书,要都买起来,
负担不小;书本的内容又太美国味道,备课时免不了又花上好些时间找本地
本区的例子和各地不同的看法和议论来补充。小莉说;您不如自己写课本吧
,我们帮您出版!当初笑答:不行不行,还不够“资”本哪!可心里就画钩
了。后来小莉调往别处,离开前介绍了取代她的罗杰,这个念头搁了一阵。
一回在书展遇见小莉,她又提起,大概回去向罗杰煽促,去年年尾, 罗杰
开始积极行动。二月间他安排了和他们公司搞区域出版的宏的会谈。

出版商对我出书的兴趣,当然是因为看出有赚头。这门课现在一年开两次,
上学期修的是电脑学院本院生,五百多人;下学期开让外院选读,七百多人
。听我说还有区域题材,他们兴趣更浓了。要我赶在七月出第一版,五月中
就要定稿。我说,不行不行,我要到四月才能开始写,肯定来不及的!他们
说,找人帮忙啊,工学院他们都是几个人合著一本书。我找来下学期接教这
门课的老潘,他一听就答应了,我反而没有推托的余地。于是计划:七月出
第一版,十二月出第二版,宏说以后一年一版,先出校园版, 还要以全球
发行为目标。我没想得那么远,但肯定这下半年闲不下来了!

四月一停课,我便动笔。讲义上的点子都有了,把它们的意思详细写出来倒
还不难,比较花时间斟酌字句的是段落的连贯,章节之间的牵引;然而最烦
的工作是为要点出处做参注。备课的时候忽略了没关系,学生问起来再找给
他们不迟;这下要印成白纸黑字,不认真哪行!因为版权有待商议,上课时
用的大量图表相片都放不进第一版里了,但罗杰还是一早就给我寄来申请版
权准字的格式信。写到第九章时,我发出了第一封这样的信。

对象是新加坡电脑学会,要刊登的是他们的会员守则。

先把信的硬版寄出,再给他们的秘书处发电邮附信的软版。十天后不见回复,
赶快找同事老梁。

老梁是电脑学会的理事。电邮上说了好多好话,于是会长答应了,但要他们
的律师顾问给点指导。顾问提出三点,第一,他们要知道书章里什么地方用
到会员守则;第二,刊登同时要有“征得电脑学会同意翻印“的字眼;第三
,会员守则刊登处要有否认滥用的声明(Disclaimer)。 我马上解决了前面
两个条件,不过说对不起,我不会写第三条。
找来老梁哈哈笑,说你们是第一次应付这种要求吧?什么否认滥用的声明,
这种东西不是你们一早就应该同时印在有此需要的文件上面的吗,我是从网
上下载你们的会员守则全文的,从头到尾也不见有什么否认滥用的声明!老
梁笑说,是是是,本来就是应该我们写一个标准的如是声明。

要等到他们的律师写这么一个声明是来不及了,老梁提议就先同意我用,等
他们商榷了声明文字,我再加上。这时,罗杰出来支援了,出版商可以在申
请版权准字的格式信上,加上这么一段声明,电脑学会签名同意之后,就不
需要再对会员守则刊登在书上后后被滥用而负责任。这下大家都满意了!

六月四日,罗杰来取稿。

古人说,经一事,长一智。前后两个月的写书经历,长得还不只一智,下回再说。

二零零三年六月六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