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北京的日子


计算语言学研究所的办公室。这照片是学生黄莉玲给拍的 。 最常去的食堂。不是因为好吃,只是因为它最靠近研究所。其实那里的食物和北大其他食堂的一样,又咸又油又辣;两个星期后,食欲降至最低点。四个月下来,减了三公斤。
百年纪念堂,就在燕南食堂旁边。在这里我看了一场歌唱,一台话剧,十来部电影。电影票价人民币五元,有时还可以看两部。 研究所和光华管理学院之间的马路。原来不是路,还有一座消防所的小屋。七月开始拆屋,倒树,不到两个月内,这条马路就出现了。
北大的商业中心三角地旁学生的布告板,找房子,买脚车,寻家教,全在这儿。 三角地路旁校方的布告板。北大招收的新生来头都不小。
新生活动。 研究所的段慧明老师和姑娘们。
朱学锋老师和太原来的小郑。背景里有博雅塔。 姑娘们。
朱学锋老师和小伙们。 俞士汶老师。
为卖那磁石编码的清华大学研究生蒋弘山和刘芳。 学生黄莉玲。
未名湖边。六月影。 未名湖边。九月影。显然是瘦了一圈。
北京南中,华中校友。 陈淑凤,陈宝惜,叶丽珠,黄凤屏,蔡异馨,沈清熙,陈丽吟大姐大哥们。
郊外爬山。刘培萃老师教了我七个星期的美声呼吸。 郊外爬山。樊放,张君夫妇。 郊外爬山。

二零零二年一月廿八日最后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