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修安得卧魄


到达安得卧魄七日,今天最为开心,原因是今天一整天都没有下雨。还有就是连续几 天误车迷路,今天方向感比较有捉摸,心里也踏实多了。

所以到安得卧魄,靠的是法兰克;所以认识法兰克,又得从卖那磁石说起。卖那磁石 自放到网页上介绍后,陆续有人电邮来询问。法兰克是其中比较认真的一位。卖那磁 石是免费的,只要是学术机构,只要作教学用途,只要肯签尊重版权软件使用协议书。 法兰克代表安得卧魄管理学院签了协议书后问,是否需要派遣他们的老师过来受训几 天;我有点感动地开玩笑回说:你还不如送张机票让我到安得卧魄去给你们培训呢! 不啦,卖那磁石不是那么复杂,香港科技大学那位李博士传过几通电邮,就用得平平 顺顺的了! 过后不久,法兰克来新,不全是为了卖那磁石,主要还是希望和这里的 管理学院建立联系,发展安得卧魄大学的国际商业课程。

法兰克最多四十出头吧,温文儒雅,见面时滔滔自信地描述了许多他的重要身份,包 括是乌克兰经济部顾问呀什么的;听他的谈吐,我绝对相信他的才器和风头。回去后, 法兰克派了格瑞赴泰国教课时折道来新问了一些问题,用了卖那磁石之后,格瑞带了 他的学生肯纳又来新向我当面反映他们碰到的问题和希望改进的地方。就在第三次见 到安得卧魄来客时间,我正在思量到哪儿度我的沐修假,就向格瑞探问这个可能性; 格瑞一愣,说哎呀,没有人到安得卧魄度沐修假的啦;他大概心想,沐修假这么难得, 人人都要到美国去的啦,你这个大笨蛋,竟然要去名不见经传的安得卧魄!

我拿过的沐修假不是太多。前两次都是在美国度过的。像我们在科技岗位上的,人人 更是千方百计地要到史坦福,麻省理工大学去靠个身份;我没有那份自信,心想就算 去了人家也是把你丟在跟研究生一起的小房间里,说不定还要跟人家共用电脑;况且 美国科技气势炽热,研究项目五花八门,自己向来兴趣游移,怕到时又是学东不成研 西不就;说我没有志气吧,一把年纪了,恁可找个安静的地方,反正卖那磁石还真有 课题展开工作,何况安得卧魄又有识我伯乐。

我不肯罢休,自己电邮法兰克。法兰克很快地回了电,说我过几天就要开院务会议, 你快把履历寄过来。法兰克既是有分量的人,那有不成之理,很快地我的沐修之旅的 第一站就有了着落。二月一日,我飞抵安得卧魄,迎接我的是绵绵不断的黄梅雨。

法兰克给了我离职他去的格瑞的大房间,换过了更快更新的电脑;安排了设备齐全的 宿舍。除了上下班路途稍远,我最不满的是安得卧魄的天气,但那绝非在法兰克的管 理范围内。

安得卧魄六日后终于不下雨,霉霪之气一扫而空,躲在屋子里的人全跑出来了,满街 都是生气。我喜滋滋地进店选购了半公斤的巧克力,准备给女儿空邮寄去,安抚她失 落的心。

安得卧魄,比利时第二大都,这街头拐弯处处皆石碑铜雕的历史古城,让我在不再有 雨的日子里沐灵修性,浸濡在你典雅艺术气息之中!

上面用了一些谐音译名,都是自己胡撰的;英文 sabbatical 有根自 bath 字, 还没见过 sabbatical leave 的适当中译,就自己发明了“沐修假”,意含沐浴洗 濯,重修更新,想想还蛮恰当。卖那磁石原来就是简称,上回应大卫邀请写了篇文章, 描述编制卖那磁石的前因后果以及发展的经过,文章就题名: 让卖那磁石磁吸住;卖 那磁石虽还是非卖品,真要卖起来还该有价吧!安得卧魄嘛,至少到目前为止,我还 没有找到它的正式中文译名,知我者当能从中意揣我忡忡心忧:再上路又何方卧泊? 是我沐修之外一章。末了再乱套诗云:

更新卖那磁石,沐修安得卧魄;
谁见往来幽人,飘渺孤只鸿影。


二零零一年二月七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