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黎的琴声


儿子不肯在Facebook和我见面,只同意用电邮和电话和我传递音讯。昨晚在电话上说到他即将从巴黎南迁,就任新职,几天前到蒙派利亚看房子时,带了一把量尺,这里比比,那里量量,口中念念有词:1.3米,1.3米,房东好奇地问他怎么回事,他说是要确定房子有地方摆置他的电子钢琴;随着立即安慰房东他弹琴时会接上耳机,绝对不会吵到邻居。

去年四月,他在他大哥大嫂从巴黎探访他回来不久,电邮传来一张照片,是一台雅马哈的电子钢琴,让我又惊又喜。原来他负责归还大哥旅游法国租的车子之前,利用方便到店里去买下他早已物色好的这台二手电子钢琴,把车子开到房间的窗口,回到屋子里,一个人从窗口把电子钢琴从车子里拖进房间。昨晚提起这件事时,他说蒙派利亚的房子在三楼,没有电梯,非请人帮忙不可了。

儿子在Facebook里写他的第一爱好是钢琴;他今日对琴的爱恋,是我始料不及的。当初他兄弟俩学琴时,每一首歌弹起来都像进行曲,常常让我啼笑皆非。兄弟俩当中,他似乎比大哥更缺少音乐细胞;所以他更早打退堂鼓,我也依了他。后来美国念完书回来当兵那段日子,听老妈天天像小学生那样时间一到,就忠实地练琴,或许心里有所感动,便表示他想重新学琴;我听了并不当真。他在法国工作存够了钱就买琴此举,委实让我意外。

十多年后要重新识谱,还需下一点儿努力;他也没找老师,就靠以前学习过的记忆,慢慢摸起。偶尔给我电邮一段扫描来的乐谱,问这个音乐符号什么意思,这个地方指法又该如何。我只有非常乐意地回答他。知道我和他妹妹六月要去找他,他立刻要求给他带琴谱,其中包括"梁祝",他虽然表示比较喜欢弹奏现代节奏的西洋音乐,却也愿意学习老妈喜欢的中国音乐,此举也让我开心不已。

六月到巴黎,一个重要的节目便是到他屋里听他弹琴。那天他弹了"The Entertainer",是两个月来早上10分钟,晚上和周末有时间便弹久一些练出来的功课报告,当然还是瑕疵斑斑。我在"娱乐"之余,想到我从音乐得到的快乐,如今孩子也寻获得了,往后母子同心,不知有多么的满足!

信教的人常跟我说,上教堂的孩子绝对坏不了。我想学琴的孩子也绝对坏不了;爱琴的孩子更加有幸,永远有缪斯女神的赐福。

在我能到蒙派利亚看他之前,想起这个儿子,我耳中就有巴黎的琴声,心里填满暖暖的音符。


二零零九年一月十日